【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知己不知彼,一勝一負。不知己不知彼,必敗。】

賭博,是要清楚所有賭具的變化和自己心理質素和承受能力,在知己知彼的情形下,這才可以百賭而不危。否則,只是知些不知一些,也都只是有贏有輸,但最終還是要輸錢。可是,如果你對自己的一切和賭具變化完全是不清不楚,哪!人的無知就一定輸錢,而且隨時有可能是輸大錢,輸身家,或者輸生命。

人類有一種強大的力量,是鬥爭心(奮鬥心),這是每一動物求生存的本能。而這種鬥爭心是在所有動物的需要中產生,顯然人都是為利益、金錢、權力、名譽和愛情而在奮鬥。人更加不服於自己的人生由命運控制,不服輸、不服窮、不服沒能力、不服自己身體不健全、不服……,愈不服,鬥爭心愈強。

原來,人類的鬥爭心比地球上的任何猛獸都堅毅強烈,有人的鬥爭心強烈到為自己的目的不顧一切,詭譎欺騙,更加不擇手段地傷害他人,心狠手辣的不顧他人死活,只要自己想得到的,就把它物來殺害,卑鄙到就算是與人玉石俱焚在所不計,比勇猛的禽獸更加兇狠。

也有人為自己的極需要所產生的希望和目標,完全不怕困難、不怕窮、不怕死的努力奮鬥,堅持到底。

因為人類有這種奇異的鬥爭心(奮鬥心),在思想中不斷地醞釀思考和分析,大腦就會出現奇蹟——靈感、創意和計謀,解決的方法——利用、欺騙、搶、強姦……等的意念都會出現。

這樣才令人的事業成功,社會高度發展,科技一日千里,人類一直向前。

每個人都想自己的人生“成功”美好和幸福,出現許多人的道德和感情上心理變化。形成人與人之間的鬥爭更加激烈和殘酷,有更多人受到無辜的傷害,有很多人受欺騙,有很多人渾渾噩噩,有很多人……。

而人類的所有悲劇和傷害,都是由人為自己的生存,自己的需要和希望,造成了所有事情的爭執、鬥爭到戰爭的惡性心理進程而發生。

除了自然災害。

我已經戒掉十多年沒有過澳門賭錢。但近幾年因為澳門賭業多了幾個賭牌,令更多世界性的賭博集團加入擴大發展,使到我多了到澳門工作,也經常過珠海。今天在拱北關口看見的長長人龍,人流如鯽,和在澳門的賭場內人山人海,大都是講國語的我又為他們難過人生辛辛苦苦用血汗掙來的錢,有如我這種曾經是傻瓜一籮一筐地送去了澳門。

特別是那些婦人和打工的窮人,一百幾的在賭,以為賭可以為他/她們帶來贏錢的希望而努力奮鬥靈魂(信心)也賭枱前上下浮動。但他/她們一次又一次在賭枱上的失望,失魂落魄的回到家身無分文的苦又有誰幫得了令我想起了毛澤東,他杜絕了全國人民的賭。

但過到澳門賭錢的人,他們也都是在做著好事,善事,拿出錢來養著在澳門的這一群人,令澳門的經濟繁榮昌盛

可見他們的“偉大”。

所以,珠海的人送錢過澳門的有很多,有如以前香港人送錢過澳門是一樣的。

到現在,中華大江南北的人送錢去澳門的人也多了起來。

因為,中國開放人民到處賭。

比較窮的賭徒到澳門,有更多錢賭的去美國、英國、馬來西亞……,還到越南和緬甸

可見賭博是多麼吸引人。

因為人需要更多金錢,愈多愈好的心沒有辦法改變。

就算是我在澳門工作的日子,一次的不賭,二次的不賭…,時間一久,又會走去賭。人就是這樣子,輸錢的痛楚早已經給大腦皮質需要金錢的希望排除篩掉,所以人一定是好了傷疤忘了痛的經過賭場進去看了看,賭博想贏錢的信心就又會高興地跳了出來,自然會有一種手癢,少少地賭它一把。

因為賭雖然難贏錢,但也不一定輸,這就是每個賭徒的輕易重現賭博信心的主要原因

就是少少的一把,又將我牽出了賭癮,對賭在我的大腦裏又產生了為我利用思維(報償系統又活絡起來)。

事實也是,賭錢是可以令人產生贏錢的希望,特別是當人在經濟上拮据的時候,就會想起贏錢時的容易,在賭場賭博太容易贏錢了,贏的時候不須吹灰之力,得心應手,俯拾皆是,心想著贏錢的就可以賭。

所以,有誰不想在賭博上走出一條路?使到自己有錢,令自己的人生舒服、幸福快樂,而且更可以置工作於娛樂?

只是輸錢的時候,那種悔恨和懊惱!

當人進了賭場,就會完全忘記了輸錢時的痛苦,滿懷希望的到賭枱上一博,腦子塞滿著的是可不可以贏錢的思考。

因為,人只要一進賭場,身體內的荷爾蒙多巴胺又分泌,報償系統和為我利用思維的努力和奮鬥的信心也都澎湃起來

在賭場裏,你經常可以看見一張枱圍著很多人,他們興高采烈,歡呼大叫的情形,那時候他們都是在贏錢;有時候圍著一張枱的人一哄而散,有的還在罵人,因為他們輸了錢。

沒有人生寄託也會走去賭博,因為他吃飽了沒有事情可以做,大腦就會停頓,人生也沒有希望目標,而感到生活的無聊,需要在賭枱上消遣尋求大腦的興奮與刺激。

大腦一受到刺激,想去賭錢的思想又會上腦來。

貧窮急需要錢的人更加想賭,總想在賭枱上一博,想在賭場上改變自己的人生和“命運”。

只有身上真正有錢的人,對人生有希望和目標的人,他們才不在乎於賭博,他們感覺到對賭博毫無意義,也知道賭是必定輸的道理。

就算是賭錢的賭徒,也知道十賭九輸的道理,只是難以忘記,輸錢時的刺激與贏錢時的那種心情上的興奮和成功感。

在賭場上輸到怕了的也不會賭,肯定有一次他輸了很多的錢,在他的腦海裏留下了刺痛的深刻印象。

所以,我永遠希望我的老婆子女,天下之間的所有人,他們一開始賭錢就是輸錢,輸到對賭沒有了信心、輸到他怕、輸到他不敢賭為止,不給大腦儲存贏錢的回憶,對賭的為我利用思維完全的消滅。

一開始“學習”賭就輸錢,是因為他賭得不大、賭得少,哪!他肯定輸錢不多,少了人生輸大錢,輸身家和生命的機會。

只要少少地賭它一把,以為是小賭怡情,就會令人隨後輸掉一筆錢,也會令人輸掉身家,更有可能是他的生命。

尤其是在第一次贏了錢之後,就是注定要你輸錢的開始。

輸錢皆因贏錢起。

我想著試每天賭一鋪的方法。

第一天,我下了一注贏了三百元,我馬上就走出賭場門口。

第二天,我再下注三百元,也贏了。我也馬上走出賭場的門口。

因為我在二天贏了六百,我的信增加了,膽子大了。

第三天,我下了五百,也是贏了。

第四天,贏了…

我十天時間贏了四千六元,我出現了強大的信心,以為自己又變成了賭神。

第十一天,我一進門就開始輸,一直輸掉七千元,我己忘記了是四注的銀碼,還是五注的錢。

我又停下來不敢賭了,一去賭錢又輸掉我一千多,賭神又歸位了。

賭是停下來了,回到香港,因為對賭還有為我利用思維存在,所以腦子還是在轉動著,我十天之內每天都能贏一鋪的錢,證明我有贏錢的能力,這是我選擇性下注的結果,反正贏十天的錢也是可以一天就輸光,這樣子的賭又有甚麼意思?一個人必須要在任何時間都可以贏錢,才是叫做賭錢,哪我何不再試試,用選擇性加上一、二、四、八…多注碼“賭纜”來賭?看看我能不能夠在賭場贏到錢?但心裏還是懷疑,究竟還有多少輸錢機會率?

因為對賭博,我還在很多的無知之中。

只要人的為我利用思維產生(報償系統活絡起來),人大腦裏的神經元和突觸就不會停下來的,聯絡上我需要的所有大腦區域

我再次過澳門工作,又適合於我試試賭錢,以前我是每張枱一鋪胡亂下注的,這次我就用選擇性的下注,和多注碼“賭纜”的方法賭,用一萬元的本錢,等六點鐘左右收了工才去賭場。

第一天,不到一個鐘的時間,我贏了三千元左右就離開了賭場。

第二天,我又贏了五千元左右,也離場。

第三天,四千元左右。

第四天…

我賭錢的時間只是一個鐘至一個半鐘,一直贏了十多七萬元左右的錢,我再次以為自己已經找到了在賭場上贏錢的方法,找到了點子,變成了賭王。

對賭的為我利用思維“報償系統”再次強烈了起來。

在賭場上,是可以給人一個又一個贏錢的希望,這才是人類沒有辦法斷絕賭博的原因而且在賭枱上,只要你肯把錢放下賭枱去,用任何下注的方式都是有機會贏到錢,所以可以吸引更多人進賭場賭錢!

因為,賭錢的輸贏,是沒有分“聰明和愚笨”的,所以聰明的人走去賭,愚笨的人也走去賭。

聰明”的人會認為自己是很聰明的,產生了強烈的信心和膽量,賭錢的注碼愈賭愈大,所以輸的錢比愚笨的人還要多。

蠢笨的人怕輸錢,而不敢賭。

所以,賭場是專收服自以為“聰明”於賭錢的人。

這是因為賭具是一種死物,“聰明”人對著愚蠢的死物哪有不輸錢的道理。

贏了多天的錢,自以為聰明的我再次輸大錢,那天的情況是峰迴路轉,一開始我以五百,一千,二千,四千,四千,八千,一口氣輸了六注的錢,一輸就是一萬九千五百元

再也賭不下去了,因為沒有了下一注二萬元的賭本,我身有的是二萬九千元的本錢,輸掉了一萬九千五百元,剩下了不到一萬元,心理上只得把自己的怨恨和忿怒壓下去,已輸掉的錢從腦海裏將它抹掉,想再從頭開始由一千元下注。

贏了,是一直的贏,贏回了一萬八千元,歸本也只不過是欠一千五百元。

在這種情形下,很多人都難以控制自己不賭下去,思想已經被贏錢的希望所牽動,也忘記了一開始輸錢時候的情形,這是人性,心中想著的是贏回這一千元,或者在這種可以贏錢的時候,不想失去再贏它一二千元的機會那個時候我還不大清楚賭具的確實變化

可是在賭枱上是永遠沒有如意的,事與願違,我下注的一千元,輸了,二千元也輸了,四千元也輸了,八千元更輸了,一萬五千元下四注就輸光。逼不得已,只得孤注一擲,再把身上的最後一萬二千元下注,這是第五注本錢,還是輸了。

這種心急、無名火的飆升,身體內的多巴胺不斷地分泌,大腦也動了真氣,懊惱和氣憤填膺,真的是難以用筆墨形容明知道這種情形是不能賭下去的,可是還要走去提款機前取了一萬元,因為復仇心態萌生,想重新由五百元開始賭,心想能夠贏回多少就多少

是,當一個人輸了這麼多錢,能夠按捺得住自己的思緒和心情嗎?而且,五百元五百的賭,何年何月才能贏到一萬幾千,更是三萬元?急躁和怒火令一個人失去理智,先前也是用一千、二千贏過錢的。輸錢的心理壓力,大腦的混亂,已經影響到人的賭錢“智慧和能力”,不到三、四鋪,這一萬元也輸得沒有了。

朋友來了,又在朋友身上拿了四千元,想的是少賭,贏它一千幾百回來也都是好的,但一個輸了這麼多錢的人,心情能夠平復嗎?思緒能夠清醒嗎?而且,輸開有條路,心理已經很脆弱,連朋友處拿來的四千元,二、三鋪之間也徹底的輸了。

(注:這是我對賭博最無知的情形下賭錢。)

就這樣一次輸掉我四萬三千元。

一個人在賭場是很容易糊塗的,因為大腦在分析和掙扎之中,潛意識已經控制你的思想,荷爾蒙多巴胺又在騷擾。而且只有一、二分鐘的時間去思想,就須要馬上作出決定就下注,大腦的神經元和突觸哪有空閒去連結記憶區域和分析區域。

但人一離開了賭場,大腦就會清醒,自己知道後面的一萬三千元,在一個人輸錢的時候,是不應該再賭下去的,假如輸的是三萬元的錢,我相信可以在幾天之內把錢贏回來,但如今輸掉的是四萬三千元,那就需要再辛苦幾天。再回心一想,反正輸掉的四萬三千元,是在賭場贏回來的,心裏也不覺得肉痛心切,而且自己還有贏三萬元左右的錢,自己贏錢的日子多,輸的只是這一次,還是好好地睡覺,休息一下思想,明天重新再去賭。

人的大腦是一定會整理每一次輸錢後的回饋故事。

身體內的荷爾蒙也會回復正常,理性就會出來。

對賭錢沒有失去信心,對賭的為我利用思維還存在,自然在賭枱上有一定的好處,下注的果斷有利於贏錢,我又贏回了幾千元,一天、二天、三天…,一個星期左右,我已贏回來了四萬元。

我在三十五天的時間,贏了三十天,輸錢的只是五次,除了最大的一次四萬三千元,其他的都只得一萬幾千,有一次我還是先贏了九千元不肯走,倒輸四千元,我也算是輸一萬三千元。

我在四十天的打工之餘,賭錢贏了十萬元左右,我的心自然是高興得很,這一次撞到了星期六,我又想起了自己的老婆這個女人,人大腦裏的依核區塊一定儲存著自己美好的人和美好的事。一個電話就叫了老婆來澳門玩,這是一個男人做老公的責任,晚上要陪老婆,自然沒怎麼賭。

第二天的星期天,早上放下老婆在賭場,要她自己一個人看著玩。因為我是知道她對賭博的興趣不大,而且是輸了點錢就不敢玩的人,所以我也很放心讓她獨個在賭場。而我就必須到工地看著工作進度。

到了中午,我提早離開工作崗位,以便去賭場跟老婆會合,進了賭場一邊賭,一邊找老婆,誰知道來一個歷史重演(二十多年前,老婆一來,我馬上就輸掉十萬元),這一次,我下注賭就連續輸了我六鋪,共銀一萬二千元。而且是我認為“最好賭路”的情形開始,我的心就開始亂了,猶豫了一會,還是狠心的下注一萬元,也是輸了,一下子就輸掉我二萬二千元。

老婆找到了我,我跟老婆說我輸了很多錢。

身上還有二萬元在賭場裏掂磨著,不敢把最後的二萬元孤注一擲,只得少少的從頭再賭,贏了一會,輸了一會,現在我也己經不記得怎麼樣輸的,一會兒就輸掉我全部的四萬元。

這麼的輸錢,我自然掉頭就走,拉著老婆到另外一個賭場再去賭,拿著老婆回給我的一萬元(這是我前一晚給老婆的錢),一時輸的,一時贏的,賭了一段時間,我已感到不是好的兆頭,也感覺到這個賭場的賭具變化令我很難賭。可惜!當人在輸錢的時候,真的很難要他離開賭場,我還是堅持賭下去,預期的感覺得到了結果,風浪來到,一連五、六鋪地又輸掉我一萬元,真的應了一句老話“賭錢忌親人”,這次老婆來了,我一天就輸掉五萬元。

人的輸錢就會連同輸心理,頭腦也會混亂,心理脆弱,頭腦的混亂就更加的輸錢。原來,我還不止輸一天的錢,第二天我又輸二萬元,第三天再輸二萬元,三天的時間輸掉我九萬元,我一下子由天堂落到了地獄。

我知道一次的輸大錢產生了害怕心理陰影,信心動搖,令我愈輸愈多的錢。

我對賭的為我利用思維再次的煙消雲散。

我是不相信老婆來了她害得我輸錢的,我知道的是巧合。而且,我每一次輸錢,都有作出檢討自己輸在甚麼地方,賭具的走勢對自己的輸贏關係。

我在二十多年前的那次賭博中,已經知道每一天的賭博中都存在著風險,只是人沒有辦法知道它的來臨,有時一浪而過平安贏錢,有時接二連三一浪高過一浪,只要你逃得過這幾個巨浪的風險,你這一天就可以贏錢。

所謂的風浪,就是一連輸四、五注,或者是六、七注不等的連續把錢輸下去,我清楚這是賭具多變和突變所形成一種“輸錢軌道”的結果,上到八九鋪的我從來沒有賭過,因為我從來沒有預備過這筆金錢去賭,可是我相信有這種輸錢機會的存在,只是這種機會肯定不多,但我更相信,在賭枱上是可以發生任何事情的。

我的這次輸大錢,只不過是三十年前的一次翻版,歷史重演,重複三十年前的一次輸錢方式。

再是往昔麻將館的輸大錢,牌九、十三張和其他的賭博,就算是抛銀仔的公和字,都是會有這種情形出現,一輸就是一面倒的沒有辦法改變。

這次輸錢的經驗也告訴了我:『任何賭博的方法都有輸錢的機會,世間上所有的事物都是相對的。當你認為最有把握贏錢、有最高贏面的賭局裏,你也只得一半贏錢的機會,另一半也是輸錢的機會。再是,在最沒有把握贏錢的賭局裏,你也有一半的贏錢機會,另一半同樣是輸錢的機會。

所以,你認為最有把握,最有勇氣和信心的一鋪孤注一擲,你也只是有一半的機會贏錢,但還是有一半的機會輸錢攞你的命。哪麼,你認為最有機會輸錢的賭局裏,你的心理將會如何?你認為最有機會贏錢的賭局裏,你的心理又是如何?

不要存在自以為這一鋪一定是贏錢機會高的錯誤思想牢記!

我更清楚賭具就像一個不停地在轉動的風火輪,賭錢的人根本是伸手進去,想在轉動的風火輪裏拿錢,談何容易?

可是,每一個賭徒都自認為可以尋求到贏錢的方法而死心不息。

但賭博求賭是必定輸錢的。

在賭錢中負債累累的人是苦痛的一個故事。這種故事在社會上說之不盡,也可以講是擢髮難數。

可是,賭場裏照樣熙熙攘攘人流不息

一個輸了身家的人悔恨地離去

一個滿懷希望贏錢的人匆匆又來

一批年老的賭徒黯然死去

年青的一批賭者又蜂擁而來。

上一章: 6. 人總是喜歡找賭博為娛樂

下一章: 8. 我想避開連輸七、八鋪錢的心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