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所說的、所寫的、所表達的,都只是自己所認知的、所經歷的、所感受到的人生碎片,並不要錯誤地認為是可以代表所有人生的全部。再說,一個人根本不須要去學習他人的故事,而是要去編造一個適合自己人生的新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