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費千金,然後十萬之師舉矣。

你的身上有足够的賭本,有足够的槍械彈藥嗎?如果是的話,你就可以去賭,因為這是走去賭博的首要條件,等於你去創業必須要有足够的資金。

人就是喜歡賭博的這種生活方式,尤其是當一個人百無聊賴,無所事事的時候就會想到賭博。

除非你對賭博一點都不認識,也都完全沒有興趣,或者你是忙事業沒有辦法分身離開,一個人才不去想賭博的事。否則,只要你對賭博略有認識,你就會有機會走進賭博輸錢的漩渦之中。

可是,人的三種本能需要:“為求生存、歡愉性愛快樂”,他必須在社會群體和他的生活圈子裏,獲得大眾的資訊才有生存的機會,尋找自己的生存價值和生活意義。

我沒有過澳門賭錢,因為講“運氣”的錢我是不賭的。也沒有跟朋友賭錢消遣,因為清楚自己學過老千手法,或不其然的會把老千手法用了出來,所以就儘量的避免跟朋友一起賭博,以免引起朋友間的誤會。所以,我除了天天的工作,晚上回家,在生活上就感到無聊,意識上也感到淡而無味,很自然的會走去找些事情來消遣娛樂。

所以,人的一生,很多時候是自己去找些麻煩和錯誤出來,為的是自己的生活需要和生命價值,也就是人的希望和目標。

而男人的一生,有大趣向一是:追求事業和愛好來充實自己的人生。二是:喜歡不停的尋覓女人,為愛情求性愛的快樂,來消除自己的性愛欲望。另一是一次又一次的走去賭博以為娛樂,以求生活上排煩解悶,紓解自己對人生三種本能需要上,其中一項受到挫折和沮喪所產生的壓力。

不過,我沒有事業可為。

對女人也沒有侵犯之心,這主要的是我有一位好的老婆。

尊重他人,也尊重女人。

哪,我只好尋求賭博來刺激自己。

因為賭博有人生的成敗輸贏,也有着人性的喜怒衰樂,充滿着刺激,希望,燃點起人的生命力,所以,才有這麼多人進去賭場。

而且,我對很多賭博都有信心(到了現在,我才知道當時的信心是盲目的),麻將也是我的強項,所以,我對打麻將也曾經產生過很高的為我利用思維(報償系統),以為自己有本事能够贏到錢而走進了麻將館

麻將館的“抽水”是百分之五,不要小看這點很少的頭錢,一間旺場的麻將館,它一天的收入隨時有二三十萬元

這些錢都是去麻將館打牌的人送的

以前香港麻將館打的是廣東牌,可以上牌和碰牌,三家給錢,是一種比較須要技術性的賭博,當然“運氣”更重要。

(註:如今香港的麻將館都是國內的打法,碰摃麻將這種的隨機性比較重,也就是“運氣”佔了重要部分,說事實,如果賭博講“運氣”的我真的沒有多大的興趣,所以,直到現在我再沒有進去過麻將館

通常,我一進麻將館打了二、三鋪,就知道當時的麻將枱給自己有沒有得賭,這是因為我在這二、三鋪之內,觀察其他三家的手氣興衰,和自己牌路的機會率,跟自己的意念是否相和合來決定,自己在這個座位上打不打下去,或者馬上轉枱換位

如果其他三家的手氣一般的,我會多打幾鋪牌再作決定,因為我深知賭博的盛衰,和時間上的長短關係有時輪流和牌,一人一、二鋪的贏錢;有時二三家的贏,獨輸一家;有時是二贏二輸;有時三家的輸錢,獨旺一家。所以我必須要時間看清楚有沒有順的機會降臨於自己身上,擇其旺盛時,贏它三、四鋪就可以馬上走人,最終以“牌路”的暢順與否來決定

當其中的一位特別旺盛的,那很有可能是一家贏三家的情形出現,所以我必得避其鋒芒,馬上跳枱換位,這是我對打麻將的信心,所以我是喜歡去多枱,而且可以有很多機會換位的麻將館打牌的

而且,我不會用很多的賭本,只需要二、三千元,就可以打四五鋪的一、二百的枱,輸掉一千元左右的錢,馬上會去打二、四百的枱原因是輸掉的一千元左右的錢,在一、二百枱煩磨必輸無疑,只有在二、四百的枱贏一鋪,就馬上可以把輸了的錢贏回來,和了二鋪就可以贏錢。就算在二、四百的枱再輸掉二、三鋪,身上剩下一千元,我也敢於跳上三、六百的枱賭一、二鋪,這是一可以把一開始就輸掉的錢,贏回來的辦法

賭錢本來就是,有得賭四、五鋪已經能夠贏,沒得賭二、三萬也沒有用

而且“磨爛席”長時間的賭是一定輸錢

所以,我很多時候是贏錢的,贏錢的日子總是比輸錢的多,隨時一個星期贏它幾萬元。

可是,我也是因為這種倍數“賭纜”的方法,一、二天就輸乾淨我多天贏了的錢,更把賭本一起的輸掉。

這是因為我輸了二、四百,就三、六百、五百一千、一千二千的枱打下去,一輸到底就是一、二萬,或者是三、四萬的錢。

問題在於,有一個座位輸錢,也就有第二座位的輸錢,更可以第三、第四、第五座位上輸錢的機會。贏錢的時候天天想著去麻將館,倍數“賭纜”的跳枱換位,終有一天碰到一輸到底,輸乾淨你身上錢的這種日子。

那個時候,我還總是不相信會發生這種事情,也不相信“運氣”。所以,我不斷地在研究,思考麻將輸贏的所在,嘗試不同的打法,有時用亂章的打法,有時用胡亂的鬆章,有時用謹慎的扣章。

不過,無論你用甚麼方法,你輸錢的時候就是輸,你贏錢的時候就是贏,問題在於空著的位子,一是輸了錢離開的。二是輸了錢換位的。三是他人旺位贏了錢,轉到衰落時你坐下去,碰到這種情形一定是輸大錢。

而且,鬆章和扣章,吃進和碰牌出現變數,是摸進牌時順章和逆章的變數。順章時,你需要甚麼牌就摸進甚麼。逆章時,你摸進的都是自己不需要的牌,而且有時專給下家摸牌讓他吃進去,更是被他家和牌。這種變數,是一個人沒有辦法逃避的事實,只是決定於在另三個人的身上,有人只顧自己想和牌而胡亂鬆章,有人防下家而緊於扣章。喜歡碰牌和漏碰的,他們的打法,你沒有辦法控制和改變,我只得看清楚上家的打法,和摸進牌時的走勢,順於自己的打多一、二鋪,一看形勢逆於自己的,就馬上跳枱換位,在座位上動腦筋爭取贏錢的機會。

可是個人的麻將章法,也起了決定性作用,如果章法高的,自然很容易就和出贏錢,如果章法差打錯了牌,那就贏錢變輸錢,這個結果就完全不一樣了。

而且,有很多的情形是章法差的亂出牌,會單只旺了其中一家。

一鋪牌的好壞輸贏,在你坐的位子,跟疊好的牌和骰子開出點數,相巧合這是一定的。而且有幾鋪的順章,或者幾鋪的逆章,這可能是四個人各自慣性的洗牌手勢有些關係,而產生了麻將輸贏的結果。

顯而易見,去麻將館打牌,一是:被抽水。二是:長賭終有一日要你輸大錢,連本帶贏的全部輸掉。就這種原因令我心灰意冷,而且我根本沒有辦法解決這個令我總是要輸錢的問題,我就沒有再賭下去的理由。所以,在最後一次進去麻將館,打了四鋪麻將,還是廣東的麻將打法,贏了二千九百元,以後就再也沒有進去麻將館打牌了。而且我多年來去到麻將館打牌,也是輸了十多二十萬的錢。

打過麻將館,我就沒有興趣與朋友之間的麻將消遣,因為朋友之間的“麻將”耍樂必須是四圈打完,才可以重新擇座位,這就少了跳枱換位的機動性,很多時候一輸就是四圈,最黑“運滯”的日子一輸就是八圈,想走都走不掉,只有輸少當贏的心態來打牌,和儘量的安慰自己,挨到最後打完麻將為止。

再說朋友之間的麻將時贏時輸的,好聽的是消遣,說實在是浪費時間,所以我連打這種麻將的興趣也沒有了打麻將的為我利用思維也消退。

如果在賭博上只能贏少少的錢,我倒不如打一份工賺取薪金的更加好、更實際,更能滿足到自己的人生。

所以,我沒有過澳門賭錢,再沒有去麻將館打牌…

但是人生總得有一點娛樂,否則就會產生無聊、空虛,也顯得煩悶,心理總有一種不平衡的感覺,人生好像沒有了意義。

人的大腦停頓下來,身體內的荷爾蒙又不分泌,就會有這些感覺。

所以,人的大腦是不肯休息的,而且是一定要多事和闖禍的,這是因為人的希望總是會產生

人的犯錯誤很多時候是這樣子而來。

身體也要受刺激,令荷爾蒙有高低的分泌,信心也出來,這才是一個有生命活著的人。

我不慣於“玩女人”,不想欺騙人,不想去傷害一個女人,因為我尊重女人。

只不過,有時候總會在大腦想像美麗漂亮的女人。

還有她們令我心馳神往的身體。

這最主要的我是一個男人,睪固酮每天都產生。

但是,每天的報紙和電視我是一定要看的。

經常在報紙上接觸到賽馬事項,和電視上觀賞到賽馬過程的娛樂性和刺激性。而且,朋友間閒談都是賽馬的輸贏,這就很自然會產生一種引誘力,外來的資訊引起無聊的生活更會令人試著賭錢。

我轉而研究賭馬。

最近的十年,賭馬成為香港人最大的娛樂,這是香港馬會推廣的結果,由香港政府公開支援,是慈善機構部分資金的來源,也都有人養人的成分在,令部分人有工作做,讓經濟流通就會產生這種功能。

一直以來,我對賭馬興趣不大,馬是畜,它們的狀態病患我不知道,還有人為的騎馬者(騎師)和馬房的練馬師的心態如何我不知道,對這些沒有確實的資料來源,只憑報紙上馬評的一面之詞,實在是無從著手。再加上現場跑馬時變化又是如何,更像是在隔山買牛,請問怎麼賭?

有朋友說,可以賭三、四位前領騎師,以“賭纜”的方式從五十元開始。人的無聊和心空虛就會產生很多事情…,我就劃出四個騎師,用二萬元的賭本。

第一天有騎師贏了,也有騎師輸了,是贏了點錢,只是數目很少,但總好過輸錢。

第二天也是如此,只是贏了三位騎師的錢,全部放在一位一場都沒有贏過頭馬的騎師身上。

第三,帳目上是沒有輸,但大部分的金錢已經進入了馬會的帳號裡

第四,因為這位騎師連輸二十一場馬,輸在他身上就有萬多元了,已經沒有錢再可以賭下去了,我只得停了下來。

過後在馬報的新聞版看到,這位騎師跟他馬房的練馬師,為爭女人產生了意見,發生不愉快的事,而一直的沒有馬贏。

兩個男人爭女人;兩個女人爭男人的事經常在社會上發生。只不過他兩個男人的爭女人,累到我連輸二十一場馬的錢在他的身上。

問題是,一個騎師連輸二、三十場馬經常都存在。

我只好在完全沒有信心的情形下,放棄了這種賭法。

但我賭馬的為我利用思維在增加一是想娛樂消遣二是想贏錢。

所以,我又去研究馬房和騎師的動態,而人都以為自己是聰明過人的,決定投注的方法,以在報張上評馬者的分析和自己的判斷作準則,有時是可以贏,但總是輸的多。贏了一次的錢,三次就全部都輸回去,跟打麻將的情形是一樣的

就算想在報張上,跟所謂馬評家他們的貼士來賭,原來他們給的也有很多錯誤的資訊。結果是,你相信他貼士的輸死,不信他貼士的馬兒跑出來。原因是他們也都是寫馬評才有飯吃的人,所提出的貼士都是個人的主觀“看”法,十四匹馬出賽,差不多十四匹馬都有馬評家說有機會,這種情形下你作如何的選擇?錯誤的決定一定多了起來。

當這場馬輸了,馬評家他們的一句:『馬是牲畜。』他們的責任全部卸了,責任賭者自負。

人都是這樣子的,他們也只不過是為了工作為了錢,所以不能說他們錯,只是人言不可信。相信他人是自己的錯,也就變成了自己愚蠢。

再是賭獨贏時你選的馬兒跑位置,買位置時你挑的馬兒全部落到後面,跑到影兒都沒有。

事實上,賭馬和賭波比在澳門的百家樂和大小都難賭,因為賭馬和賭波還存在著很多不明的人為因素,尤其是圈外人更加的難賭,因為一切的資料都不足,對馬本身性能、脾氣、病狀、人和馬匹也都有情緒化,神經發作起來神勇非凡,輸起上來也真的不知所謂。

而且,騎師和練馬師,他們跟記者所說的馬匹狀態也都是假的!

騎師的臨場心意又如何?他會在這場賽盡力嗎?

練馬師的思想又如何?世間上應該沒有那麼愚蠢的人,會告訴他人自己的秘密吧!

馬匹的心理狀態有誰知道,有人能够跟馬匹溝通嗎?

臨場馬匹在跑道上的變化又如何?

而且不確定性和虛假的資訊也太多,形成你更加難以有正確的選擇和決定。這是賭博的大忌,兵法云:知已知彼,百戰不殆,哪﹐不知彼的情形,你何以賭馬贏錢?。說實在,賭博並不是講“運氣”,而是講你對賭博認識多與少,你對賭博認識多些,你就懂得把握機會贏錢,否則你一定多輸錢。

賭了十年的馬,每年輸二萬計算,十年也有二十萬元的錢,這就是賭的害處。

我連賽馬也都不賭了,因為對賭馬贏錢的信心一點都沒有

我對賭馬的為我利用思維消失了因為永遠沒有辦法達到我的預期需要,興趣也就沒有了。

只是,我對賭足球是沒有興趣的,因為賭馬的經驗已經告訴了我,一概都是不清不楚,“看”不通的事我很難做。

同樣的在報紙上看到球評家寫著:『波是圓的。』作為自我解釋。

可見,賭足球同樣是“看”不透的事,報紙上的錯誤資訊滿天飛,而且,自己喜歡的球隊一定會看高一線,自己不喜歡的球隊也就睇低一線,這就已經產生了自以為是和想當然的主觀意願,人就不能够令自己理性的分析和判斷。再說,人心如何?要知道,在地球上只要有錢的地方就有做假和欺騙的行為。賭波的金錢是如此的龐大,差不多是以億為單位,叫我如何相信人為因素賭足球沒有做假?

而且,經常可以在報張上看見有球隊“假波”的情形。

小賭可以一次的大賭剛好出現不正常的“假波”就是要了你的命

另一個賭馬和賭波令人輸錢的原因,是很多人都是看倍率賭錢而輸。倍率是表現實力,但是一旦平衡了實力,哪!就不知道是誰輸誰贏。

賭馬和賭波本身是圈內人士對賭,一般都知道自己的實力,估計對方的實力而下注,再是為自己的名譽和地位而戰。如今是我等去加入賭博,全部都被蒙在鼓裏,這不等於是在隔山買牛,不蝕(輸)錢才怪。

如果人生可以重來,我絕對不賭錢,因為賭博要一定贏錢之難真的有如難以登天,它已經消耗了我很多的精力,也損失了我很多的金錢。除非有能力如科學家一樣的精密計算、電腦程式,有如火箭的一舉升天,否則你的賭博有些微的差錯,就一定要輸錢。

所以,人要賭馬和賭波作為消遣,我都是提議用最少的金錢,每天先賭場。場中贏了的就利用贏的錢跟賭下去,輸了場當天就不賭。最多賭兩場,例如:我第一場下注20元,輸了的第二場也下注20元,輸了40元就不再賭,因為如果你再賭下去的話,你隨時當天就輸掉一、二百元的錢。這樣子賭是可以娛樂,又可以把金錢控制在自己的能力範圍之內,不會超出自己的金錢預算

說實在,賭馬和賭波比去賭場賭大小、百家樂的更加難賭,因為每一種賭博最可怕的還有人的欺騙行為存在。

上一章: 5. 我年青時的第一次進賭場大賭

下一章: 7. 不賭、不賭,又會走去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