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之所以喜歡賭博,是因為賭博可以即時見到金錢利益,這對大多數人都是有很大的吸引力,有如動物看見放滿陷阱中的美好食物,而不願意放棄是一樣的。

一日,我在澳門賭場娛樂性賭錢的時候,遇上一位國內的三十多歲小姐,她走來對我搭訕說:『這裡很好玩。』

我心想:『當然好玩了,你有本事贏錢的時候;但當你輸錢的時候,看你好不好玩!』

她跟著說:『我輸了幾千块錢,睡不著覺!在這裡租酒店已經三天了。』

我的心在想,一個女子租酒店來賭,這癮頭也太大了吧!又想,我開始賭博贏錢的時候,也曾經在澳門租酒店來專門賭錢,也曾經因為輸錢有過這種憤怒、懊悔、仇恨的難受心理感覺,令我在整個晚上失眠。我更加清楚,這位小姐的這次經歷已經銘刻在她的腦海裡,賭博好玩的意識(髓鞘)已經在她大腦裡增生,她很有機會對賭博上癮,想賭博贏錢的希望會不斷地在她的腦海裡出現。

我又在想,如果她不能把這次“好玩”的意識忘記,哪!將來她一定會輸很多的錢。

而我總得在人的立場老實地勸一勸她吧!

在無可奈何的情形下,我也總得盡一點力。

人的生存方式權利在她,聽與不聽是在她自己,我不可以強性灌輸給她不喜歡聽的事。

我不敢說她自己改不了。

或者她明天就輸怕了呢!

所以,我淡淡地對她說:『賭錢是不好玩的,一定輸錢的,你看看賭場這麼輝煌,所有人都是輸錢的。』

我也知道對她說這種話是沒有用的,因為人的大腦只會把自己想像中的美好希望留下來,總是會把痛苦和他人勸告的事忘記消除。

人也總是過份相信自己的能力。

我更加知道……

我慢慢地起身。

她馬上在我的位子坐了下去,接著回頭對我說:『你的位子有得賭。』

我心想:『我有得賭,並不代表你有得賭呀!』

我用很平靜的心離開。

世間上,人皆為利,熙熙而來;也皆為利,攘攘而往。

熙熙攘攘的天下,人皆如蜂之採蜜,蠅之逐臭。

也都是動物性的羊群心理。

不管賭博是一定輸錢的。

但人還是蜂擁而來。

因為賭博中有金錢的吸引。

有誰改得了?

人與人之間發生了所有好壞、善惡的一切,有人成功,滿載而歸;有人失敗,家散人亡。

好戲不斷地在上場。

就算是販毒、開賭,做淫業……

前人說的“黃賭毒”三大害。

可是,現代很多人都會搶著去做,做這些暗搶明欺騙害人的事。

為了自己富貴。

也為了社會上的經濟繁榮。

只是害了那些無知的男人和女人。

還有我這種的愚蠢。

坦白說,這三種“事業”比正當的事業更好做,最容易賺錢,而且不需要很多的本錢就可以賺得更多。

只是我對這三種“事業”不敢、不想、不願意做!

在我年青的時候就這樣子想的。

所以,我的人生是不會做生意的。

而且一定失敗。

幾十年前,因為自己二十多歲的年紀,又沒有事業可為,自己對賭博種種認知上的不足,觀點和思想上的錯誤和愚昧無知,就是不知道賭博對自己人生的嚴重性,以為朋友之間的交際,娛樂之心開始。隨後想在自己的人生富貴有錢,轉而對賭博加以研究,最終跟賭博變成了一生的鬥爭,跟賭具變化拚了命。

不過,這一切都是在我對自己人生的天真和無知,沒有前人指引和學習之下發生,是因為自已胡走亂闖,自尋不平凡坎坷崎嶇路為創業目的,所以總是想同自己“命運”對抗結果,更加是浪費了我人生的許多光陰。

難道這不是世間上所有人都是過著這樣子的人生?

而且,在我自己人生中一直以為是對的事,幾十年後的今天回頭一看,原來全部都是錯誤,在賭博中的這麼多盲點和難以預測的未知性變化,對賭具變化的完全不清楚,對自己性格心理的不瞭解,自以為有一定的能力可以打敗賭具的變化,形成自己犯嚴重的錯誤令輸了一生冤枉的錢。

所以,我對賭博的輸錢是十分悔恨懊惱的,只要一想到我的一生賭博以來,一個月輸一千,一年輸一萬,十年輸十萬,五十年就輸五十萬的這筆錢我就會感到後悔和心痛,要知道我年老的身上有一百幾十萬的生活方式,和沒有一百幾十萬的生活潦倒,桑榆晚景將會是多麼地不同!

然而,自己在賭博中輸掉的錢,如今已經永遠沒有辦法可以贏回來。

自身條件改變,六十多歲的年紀,身體的退化已經局限了我想要做的一切!

時間制約了我的生命。

而且,我年青時一開始賭博,因為輸錢就有些憎恨開賭者,他們是站在絕對賺錢的位置,等同搶劫,等同欺騙我等這種喜歡賭博人的錢。可是,當地政府也都是支持的,因為讓人開賭,政府的金庫有稅收,又可以養一班人,輸錢和死人是你的事,你死你賤,社會經濟繁榮,增加另一批人的工作崗位,有人富貴是最重要的。

所以,開賭者是沒有罪,沒有錯,錯的是去賭的我自己。

私人賭檔和賭廳我是不去的,因為怕被他門出老千。

但大賭場是正大光明的。

表面上確實如此。

但也一定要你去輸錢。

一次的到賭場娛樂,輸你幾十萬元。

說真的,賭博對人真的是有很大的吸引力,一是,為了一個想贏錢的希望。二是,賭博有一定的挑戰性和娛樂性,更加是一種腦力鬥智和博奕遊戲,這是每一個人都喜歡的,如果能够贏錢的話,這些趣興與人的為求生活需要金錢,與追求美好生活的心理狀態十分接近。而且賭博是可以小本經營,不同於人生創業需要大筆的金錢,只要身上有一千元就可以走去賭博,一萬元……也可以走去賭博,更可愛的是馬上得到一個贏錢的希望,希望是人的生命動力,就這樣,賭博變成我生命中的另一種原動力。

所以,也都有很多聰明的人、富有的人和高級知識分子喜歡賭博的原因。

只有那些不清不楚的,像似殫精竭慮,不死不休的賭,就算已經輸了很多錢,還是不相信以自己的“聰明”會輸給賭具這種死物,實在難以心服而鬥爭到底,這是人的強大生命力。

我也是對賭博盡了一生的精力。

人更加會為了些少未知的成功機會,不管是事業、愛情和賭博都會去嘗試,去努力。因為,人有一種天性闖蕩的戰鬥心,不管是直闖、橫闖和盲闖,為了自己的需要和希望得到金錢、權力、名譽、愛情和婚姻……,為了明天更美好,都會產生一種強烈的信心和勇氣,支持自己奮力向前。

只是,我年青時候的一次在澳門贏過一次十多萬的大錢,也是幾天之內連本帶贏的全部輸掉,而對賭博泄了氣信心和勇氣盡失。尤其是對“運氣”這兩個字感覺到它的力量實在太大,我的理性告訴自己,我沒有辦法去控制這種“運氣”,也沒有辦法對“運氣”的這東西透徹的認知,這樣的話,輸錢就變成了應該,哪!我去賭博來幹嗎?這種心理上的疑惑,令我對過澳門賭博曾經停過了十多二十年。

直至,我到了五十多六十歲再去澳門研究賭博,主要是我需要金錢所引起,因為我年紀大了就沒有了工作能力就沒有經濟來源,特別是當我沒有了事業和工作,對自己最後階段人生的無聊,沒有其他希望和精神寄託的時候,賭博就變成了我唯一可以獲得金錢的希望,我的求賭博心態就會更加的強烈。這是很多年老沒有工作,沒有金錢的無奈思想和追求,最終很多老人輸了一生的積蓄、也有輸了幾層樓,到年老過不了世。

賭之過。

對賭博認知的不足。

對賭具變化的無知。

不過,我更坦白的說:『我的求賭是為了一位我最愛的女人。』我愛她,她需要錢,這就是愛情的力量,有如一本書內的“性能量的奧妙”。他一點沒有寫錯,愛情的力量可以使到男女的思想翻天復地,只要他/她們能做到的,更加有人為愛情而死。

這是很多年老的男人跟年青女人的愛情故事。

說是忘年戀吧!

也說是爺孫戀吧!

可是,自己愛的女人是我的生命動力,去愛一位美麗的女人也是我的權利。所以,如果說我是臨老入花叢我是不承認的,難道我年紀老就不需要愛情的滋潤和性慾的發洩?

請明白,用智慧,有了愛情,我的青春就可以再回來!

我再是想寫一本有關賭博的書,產生了為自己輸錢的不忿而想報仇的心,才落足精神的去研究和思考賭博是不是真的有贏錢方法,這就可以打敗賭場。再是賭博是不是一定輸錢的,哪賭博輸錢的真正原因又何在?

我還是有最壞的打算,就算找不出贏錢的方法,只要有正確的資訊,事實擺在眼前,人就會有良好的判斷能力,也或許會幫到有人戒賭。除了那些冥頑不靈的賭博上癮者,因為他們有了難以醫治的病,這就不在我的思考之內,也輪不到我去同情。

這又是我年老時的一種精神上的寄託,生命末路的另一種生活方式,年青時候努力工作,年老時候用腦力。

這也是人生的四個階段,三歲之前的一個階段,六歲至十八、二十歲之前的一個階段,二十歲至五十五歲間的一個階段,五十五歲的最後階段,這四個階段都是人思想的轉變期。

沒辦法轉型的,就是等死期。

而且,在我的思想中都一直存在著一個強烈的信心,心想:有贏錢的機會,就一定有贏錢的方法。有黃金石油的地方,人就可以把它開採出來,人能够上太空又是怎樣的發生?哪賭博要贏錢又怎會難得到聰明和有智慧的人類?飛機是怎麼做出來的?手機是怎麼做出來的?電腦是怎麼做出來的?核子彈是怎樣做出來的?還有更多、更多……世間上好像沒有事是人做不到的。

哪,賭博要贏錢就一定有辦法。

我相信很多人都有這種信心而去賭錢。

有人在幾十層樓的高空走鋼索,哪我為甚麼不可以在賭博的刀鋒上贏錢?

所以,才堅持了我賭博的心,這才形成了我一路寫賭博的書,一路的賭錢以求解決賭博可以贏錢的問題。

開始的時候,自己認為很容易寫,但一路的寫著愈覺難,究竟是寫賭博一定可以贏錢,還是賭博一定輸錢。贏錢的時候,就自以為賭博是可以贏錢;但輸乾淨了身上所有錢的時候,就會完全把賭博可以贏錢的想法改變,更加懷疑自己賭博是不是一定輸錢。

所以,如果的我要說賭博是一定的輸錢,可是與事實不符;如果說賭博是可以贏錢,但所有去賭博的人都輸錢。

顯然,寫賭博一定輸錢,是錯誤的;去寫賭博是可以贏錢,同樣是錯誤的,因為,賭博根本就是一種輸贏相對性的遊戲,贏輸對半,贏錢中有輸錢的機會,輸錢之中又有贏錢的機會,其中都是存在著矛盾和相對性的結果,都是在有規律、沒規律和突變轉變之中。所以,兩者都不可以用主觀的思維去思考和分析,如果用主觀的思緒去賭博哪是一定要輸錢的。

也就發生了人的賭博贏是對的,輸就是錯,好運和噩運的情形,而且不斷地在贏錢和輸錢的對與錯中轉變。

也如人生的事業、愛情和婚姻,每個人都在成敗和對錯中變遷。

況且,賭博之中包括賭具的變化、人性的內心世界,還有時間的巧合性——所謂的“運氣”,賭場環境和個人處境的影響等等,都要全線的思考,更須要逆向思考,正與反的對照,客觀、客觀,再客觀的分析,每一點,每一句都不能有一點懷疑的存在,這樣才能寫出實在的輸錢原因和贏錢道理。

說真的,我真的不是一個寫文章的人才,因為單是寫一篇文章,我都會感到很辛苦,每一句,每一個詞,每一個字,我都不敢有誇張,過份修飾和刻薄。誇張就會失實,過份修飾就會虛偽,刻薄就會對人不尊重,對我來說這些無形中都成為了文章中的錯誤。而且都在影響著許多很許多的人,這就形成我對每一句,每字詞都是反覆的思考和分析,變成了我寫文章的障礙,這我才清楚,一個過份客觀的人是很難寫出一篇“好”文章,虛作的故事我寫不出來,這個故事會不會影響他人,我必須要負責任,所以我就不敢亂寫。

就算是寫這本書,我也不想存在欺騙,寫些虛假沒有事實根據的事,這怎對得起自己,又怎對得起他人?所以,我不去賭就沒有辦法落實幾年來對這本書的寫作,不輸錢,就不知道問題出在甚麼地方,情景令人的大腦打轉,人的思想就會動起來。也因此,我才一直地求賭,更加在我的每一次輸錢都會回想,一次的輸錢,一種的感受;一次的輸錢,一些的察覺,一次的輸錢加以分析和思考,希望自己能够從失敗找出原因和錯誤,也就可以改變錯誤而找到贏錢的方法,獲得最終的成功。

也因此,我的這本賭博的書是用了七年時間寫作,更加是一生的時間,一次的輸錢,一點的感受。一次的輸錢,一些的察覺。一次的嘗試,一次的輸錢加以思考和分析,把賭博的這種“渾球”事,以抽絲剶繭式的,一個結一個結的拉成現在所知道的一條直線,把賭博的事剖解出來。

而且,我必須要不斷地修改,知道了一點而修改,我清楚了一點而修改,我曉得了一點而修改,我明白了一點而修改……最終,我用了三年時間不斷地思考、分析和修改。

要知道,宇宙之內的任何一件事,在人不瞭解、不清楚、不知道的時候是會感覺到很困難,難以登天,而且千思萬想,殫精竭慮都不得其解,這就更加令人不知從何著手,就算你走到了最後一步,你還是沒有辦法通得過去。

我也知道很多賭徒的賭博能力精湛,他們比我高明很多很多,但不知道他們是不是贏錢?

但是,當人瞭解了,清楚了,知道了一件事之後,他就會知道應該怎麼做,真的可以輕易而舉的做到,更加可以把這件事做得更好。

愛好象棋的人就會知道,不相差於一步的道理。

從簡單走向複雜,再由複雜中走出來。

也就是,我知道了賭博的所有事,才能把賭博的書寫出來。

說實在,在社會上真的沒有一本書去探索賭博的奧祕,沒有一種對賭博的敎育和正確的資訊,去對付賭博這個社會上的惡性問題。就算是科學家也都不知道賭博所以然,因為他們不會盡心於賭博,也就不能深入的研究。

而社會上只是另外的一種呼聲叫人不要賭,以悲慘的故事來勸人,都是寫一些因輸錢而家財散盡,妻離子散,自殺身亡的悲慘故事,要就是寫老千的,或者是揭穿老千術。實在是沒有人敢寫賭博的,這是因為人類至今真的沒有辦法知道賭博的事,大部分人相信的是“鬼神和運氣”。

但這可是沒有用的,因為人的大腦會說:『悲慘的故事不會發生在我的身上,也不會被老千被,我自信、我聰明,我一定不會有事的。』

但很不幸,悲慘的故事總會發生。

社會上更加有幾本自以為是可以贏錢的書,甚麼機會率和或然率、牌路、注碼的運用、跟旺家、買纜必勝……等等。這種書從來對我沒有幫助,我一看就知道有很多誤導引人犯錯誤的成份,紙上談兵,口頭說說沒問題,當是吹水閒聊。而且很多我都可以輕容地把它反駁,相信他們的這些書所寫的,只有令人輸更多的錢,輸得更慘,迄今所有賭徒還是一直在輸錢就是鐵般的證明。

如果看了這種書有用的話,世間上有很多的賭徒都是贏錢了,哪,地球上的所有賭場和賭檔還開著幹嘛?都不是要關閉?

而賭博,只是人生命中所呈現的一種成敗和贏輸的結果,每個人都是在承受著事業、愛情和婚姻……這種成敗結果給予一生幸福和悲傷的生活方式,沒有人能够逃避。因為,人生都是在未知之中做出的一個選擇和決定,而每一個選擇和決定都存在著賭博形式的成敗和贏輸的未知數和不確定性。

在賭場經常見到有人拿著一本簿子去寫,有人在填著百家樂的“路紙”,很多賭徒都當賭博是一種挑戰性的事業,窮一生之力在追尋贏錢的方法,正如所有人在追求人生事業和愛情的成功。

但我知道他們這樣做的是沒有用的。

是一種很無知的做法。

略有點思想的人都想像得到,也是許多人做過失敗的事。

根本,賭博是地球上最不公平的“娛樂消遣”,開賭的長遠贏,賭徒是永遠輸的欺騙經營規則。開賭的都經過精心計算每年都要一定賺錢,再是賭場所規定的賭注限額就是封鎖賭者想贏錢的機會率。

整個中國每年賭博輸錢的應該過萬億,單是在澳門平均每年博彩毛收入都在三千多億左右。再加上地下賭檔,還有一些有錢人到國外旅遊去賭博的,想起這種賭博的輸錢極之可怕。

但賭的人還是趨之若鶩。

社會上的賭博事業和黃色行業的極度蓬勃,這都是人的心理和生理的需要而產生商業上的連帶關係。賭業集團更是精心計算,機關算盡,原來他們的“搶錢”能力比以往的老千更加利害,賺的錢更加多。

老千只是用骯髒的手法騙幾個人,但賭業集團是顯明的在搶奪整個世界人們身上的錢,許多人都中了賭博的毒,上了癮,更加在每個人的大腦海馬迴區和皮質層紮根,就算輸到家破人亡也戒不掉。當人跌落賭博的圈套,輸錢的是沒有人理會,這是你活該,死人的只是你,人生都是在賭債的深淵之中,大腦就再也沒有辦法控制自己,一生都會被想贏錢的希望遮蓋了痛苦,愈輸錢愈產生更多想賭博贏錢的希望,人生就永遠沒有回頭的機會。

所以,現今社會因為賭為害的嚴重性一直在增加,有很多家庭因為一人的賭而受到很大的傷害,這都是社會上的忍受性和經濟困難所引起,沒有一個社會是永遠繁榮的,社會性的困難遲早浮現。昨日認為對的,是今天的錯。明日的困難要由子孫來承受,這都是政府權力“高層”的一個政策決定,低層的人們只有逆來順受,讓悲慘的日子自然到來

就算你現炒樓、買股票贏了錢,將來的錢又由誰輸出來?天文數字的樓價是不是要由你的下一代,再下一代來承受

所以我會感覺到無可奈何。

人都在做著今天認為自己是“對”的,明天自己“錯誤”的事。

政府開賭博把貧窮的人推向地獄,一次的欠債變成一生的債。不賭,解決不了問題;賭,又輸得更多,等到進了棺材,陪伴他的是一棺材的

就算明知道這些賭馬、賭足球、賭六合彩,到任何賭場都是有輸錢無贏錢的,但所有人也都毫不後悔,孜孜不倦地一天又一天的在賭博,也一天又一天的在勤勞地工作。他們從沒有想過朋友之間的賭,只是在水池中游水,但現在的這樣子的賭,是自己跳入汪洋大海,隨時在游泳不能到彼岸的“命運”之中。有人被賭債逼迫到跳樓、跳海、燒炭自殺死。

如果你在賭博中不懂得保護自己,你的“命運”將有可能跟悲慘的賭徒是一樣的,人生很容易就墮入由他人所設的陷阱和欺騙,自己也在無知之中犯錯誤,等到恨晚難返,真的只有死路一條

人生真的應了一句:『弱肉強食。』

政府的讓財團開賭,就是要一批人死,另一批人生的經濟流通政策而已。

所以,我是對在賭博中輸錢而且被欺騙的人給予無限的同情,被毫無人性的搶錢而感到憤怒。

曾經在澳間賭場看見一對年老的農村夫婦,兩人都五十多歲左右的年紀,衣衫破舊得有如爛布老農穿著一對白色的布鞋肩上背著一個布袋,左手拿著一本簿子,右手拿者一枝原子筆,在運算著數理、物理和“運”理,他自以為聰明,信心滿滿,也想當然的要贏錢。老婦的肩上也是背著一個襯托出自己身分的袋,手裏拿著的一萬、二萬…五萬的籌碼,聽著老公的指示在賭枱下注,一會兒功夫年老的妻子向丈夫埋怨了幾句,瞬間人影不見。

我的心抑鬱了一段很長的時間。

人為甚麼總是以為自己是聰明的?

也都有一男一女在賭場裡吵架的,男的滿面通紅大聲吼著,女的一臉無奈還要顧住男人的顏臉,男人賭得人性都沒有了,可鄙!

但是,許多家庭和婚姻都是因為男人的賭博而破裂,當男人輸到身無分文,夫妻之間一定起爭吵,男人硬要老婆給錢再去賭,妻子堅持不肯給,兩個人的面孔都是很難看苦苦的,令家庭增添更大的壓力

當然,也有女人的賭博而引起家庭的分裂,女人賭起來不理男人小孩不顧家,也有女人輸了錢為還賭債而做娼妓。

可見,人的無知和可悲!

有時候人真的是沒藥可救。

人的認知、觀點和思想都已經鑽進了牛角尖

要知道,每個人的賭錢心態都是一樣的,都是充滿了信心,認為下一鋪一定贏錢,也自以為聰明就可以破解賭博的奧祕,而去研究賭博這種“渾沌”中困難重重的贏錢方法,認為自己可以把輸掉的錢贏回來。

他們都在挑戰自己的能力,信心是十足的,但認知上有了很大的錯誤。

又有些男女五十元、一百元的,在賭枱有如蜻蜓點水的在賭,看起來真的似飛蛾撲火的景象。我知道他/她們這樣子賭一定是輸錢的,而且看得出他們早就輸乾淨了家中的金錢,愈窮愈輸錢,變得更加窮,我的惻隱之心就會產生。

也見年輕人在賭枱前一開始就信心滿滿,二千、五千、一萬……的在賭瞬間輸乾淨身上的錢,滿面通紅,悻悻然地離開。

我只好暗地裏嘆息,年輕人還有時間再來!

有人十萬、二十萬……的在賭,我就不覺得他們可憐,因為,他們有的是錢,所以不怕賭。

這並不是我妒忌,是實情,有了錢為甚麼還要去賭?

貪得無厭!我的同情心就會飛跑離開。

也曾經在回香港的途中,看見和聽到一家五口,年老的父母、子媳,一位漂亮的女兒。好像母子兩個人都賭錢的,不知道是母親勸兒子不要賭,為早離開遲離開賭場的事在爭吵,兒子指著母親說:『我打死你,你去死!

我心在想,這是你的母親啊!做一個人的怎可以說這種話,用眼看了看那個好像不算是個男人的,也不像是個人樣的,再看看他父親的表現。

但那個父親是靜靜地,默默地看著地。

可見,他管養孩子的沒有能力。

不管誰對誰錯,母親是偉大的。

所以,我才有說:『原始的動物性在人的身體內從來沒有離開過。

人跟動物根本沒有甚麼不同。因為,人同樣的還有一個爬蟲腦和邊緣系統的腦袋。

有所不同的只是人在人的社會,動物需要生存在原始森林。

只是,人的社會複雜得多,但殘酷和冷漠跟原始動物是一樣的。

也在港澳碼頭,經常會遇到有人要求給他/她錢買船票回香港,但我對他/她們沒有辦法同情,我的同情神經元不會為他們啟通。再說,如果連回香港船票的錢都會來輸掉的話,這個人的賭癮已經難有救藥,一點自我控制力都沒有,是要給他深深的刺痛進入海馬迴和皮質層記憶裏,他才會有一點回頭的機會所以不能有人幫他,要他自救。

人要自救,才有人真的幫他。

但我知道他們已經是無可救藥。

生命軌道已經開啟!

很快就到了人生終點。

更加在報張上時有所見,有人輸幾個億也有人為賭債自殺死

真的應了句:『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要闖進來。』走進這種賭博的死胡同,任何人都幫不了你,只有自己救得了自己。

尤其是現今社會的賭博風氣對青少年引起很大的危險,因為他們無知形成對賭博沒有意識,認知力不足。贏過一次的錢就誤以為很容易贏錢,變成盲目的信心一次又一次地去嘗試,為了追求金錢而喜歡上了賭,變成大腦的潛意識行為,錯誤的觀念很難改變。

他們更加缺乏節制的能力

這就很容易令他輸一世的錢。最少都要輸他幾年的錢,或者一次輸他幾十萬的錢

這種人生輸了很多錢的情形,在老一輩中隨時可見

這將會是他多麼冤枉的人生!

難道年青人會輸得少嗎?有些人年青的時候就輸了生命。

人對賭博的錯誤認知和觀念令自己輸一生的錢。

顯而易見,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的這種因為無知中嘗到過贏錢的甜頭,自以為可以再次獲得金錢而願意冒險,飛蛾撲火,自投羅網的動物天性肯定是錯不了的。

人的大腦有時候是變得很聰明的,但更多時候是懵懂無知十分愚蠢的!

上一章: 給如今還在賭馬的人作為參考

下一章: 1. 賭博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