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必須要承認自己的無知,這樣才可以向未知的世界啟航;謙虛的認識錯誤,這樣才可以擴大自己的眼界和視野;努力地搞清楚錯誤,這樣才可以勇於把無限握在掌心;更加要勇於改變錯誤,這樣才可以闖出無限遼闊的天地。

人對未知的結果都是一場賭博,而每個人的今天,都為明天做準備,希望明天將會更好,這是人的求生本能所產生的一種認知,人的思想就會產生一個希望和目標,自然出現生命力。

你把自己的事業、愛情、金融股票,賭博……等,在未知數中盲目地投下賭注,是有成功機會,但是,因為是下一秒、下一分鐘,以及明天的變化沒有人可以預先知道。也因為自己的無知而犯了很多的錯誤,形成人生有更多的失敗。

如果可以預先知道的話……。

十多年前的某一日,我囊四千大元,直赴澳門賭場求賭

事實上,那個時候我真的是很少過澳門賭場賭錢的,因為我根本不知道從何入手賭,思想上是一片朦朧和模糊,毫無信心可言。根本弄不明白怎樣去贏錢,賭具的變化又是哪麼難以捉摸,像是一張神祕的面紗,恐怖的深海。所以人都是用“運氣”來代替,可是,我是不相信“運氣”的。

而且,我明知道賭具是死物,要我去追求它的不可預測的變化,我就失去了興趣,也感到是一種愚不可及,在做傻瓜。所以,就算我過澳門,也只偶爾跟朋友一起去消遣性質地玩一下,但都是忍手不賭的

不過,在我年青二十多歲的那段時期,只是有興趣於研究賭博出老千的手法——麻將、撲克牌、牌九、骰子……等所以對賭博多了認識,信心是比較強烈的,所以成為了我一項專業的研究。

但是,我始終做不了老千這一行,因為我講人性、良心、誠信和仁義道德,自己心軟,內疚和羞恥。所以,那些不擇手段、六親不認的卑鄙行為我實在做不出來,更加不想為了些少的錢,而失去自己一生的名譽,也可能為此失去一些朋友,人生很可能為此而得不嘗失,人生意義也完全改變。

再是,就算是不太相熱的人,一見到他被我出千而輸錢,我的思想就會產生一種不好意思的內疚感,人家都是用體力勞動獲得來的金錢,也都是窮人一個,我出老千去贏別人的血汗錢,這跟去搶他人的錢又有甚麼分別?何況是打工窮人的錢,我是窮人,他也是窮人,於心何忍,我只會給他同情。

所以,我從年青開始就已經有點兒不滿開賭的人,也都不屑開淫竇的人,更加對販毒的人有點兒恨。

於是,我最終放棄做老千這一行,轉而研究正當的賭博技術,以贏錢為目標。因為,我有一種感覺,開賭的都是在做著壞的勾當騙人的錢,如果我能够在這種刀口上贏錢,才能顯示出我的真本領,這就可以平衡到自己俠骨之風的心理,才向澳門賭場進發。

而那一次,我是用四千元以一、二、四、八、十六…倍數的最簡單算術方式賭纜”,而且是賭骰子的大小”,這是因為“大小”是可以用一百元開始,這樣子就可以賭到五至六注注碼。而百家樂是要用三百元來賭,這樣“賭纜”的本金就需要增加,我可沒有足够的信心用很多的資本,去賭場賭這樣子沒有把握的錢,對我來說,用四千元去賭已經是很多的錢了(不過那個時候的四千元,已經等於現在的一萬多錢了)。何況,我這樣子賭的主要目的是研究性質,放棄了老千術,就只好研究“賭術”,這也是一種自我挑戰的心態。

事實也是,四千元只可以賭一、二、四、八、十六五注的“纜”,最多也只可以賭到六注。而且,當時我跟本不知道這樣賭的贏錢機會率是多少?這是我完全沒有辦法在賭博中可以贏錢的無知、最天真和幼稚的想法,試一試,更加是一種自以為是的賭博方法。因為我根本沒有學習過正統的賭博方法,也沒有先人的指點,只是自己在無知中摸索的行為。

這也是所有年青人去賭場的實際情況。

所以,如果被所謂賭博“專家”們知道,我用四千元去賭“纜” 一定取笑我:『無知、天真、幼稚、不自量力』。

我雖然是天真和幼稚,但人都是由出生時候的無知、天真和幼稚開始的。而且,專家也都是由天真和幼稚開始,他也曾經是一位無知的孩子

再是,我想好了每張枱賭一鋪,走到那裏賭到那裏,這是我不想被一張賭枱的十口八口連續追殺,任何人都可以在百家樂和大小的“路牌”上,經常看見一條十多鋪的長紅,一條十多二十鋪長黑的情形,這才令我產生一張枱賭一鋪的念頭,心想,這樣連續輸錢的機會就會減少吧。

所以,我才決定用一個固定的方式,在大小的枱,用一張枱賭一鋪的方法,它一轉開“大”的,我就押“大”,它一轉開“小”的,就賭“小”。這種賭法是最容易的,也不需要用腦子,過一張枱賭一鋪而已,不管開出來的是甚麼,絕不賭第二鋪,而且專門找轉開了的枱下注一鋪,因為我不想去考慮它“黐”連著的,還是“單跳”,用固定的形式等待著骰子的變化。

我更加不相信神佛,自然也不會相信賭具有靈性,只知道 “撲克牌”和“骰子”這種賭具一定是死物,是人的觸動令它有點數的變化,以它的變化點數來決定輸贏,賭就是這麼簡單。

再說,我是最沒有興趣去研究百家樂的甚麼 “大路”,“小路”。甚麼“甴曱路”,“大眼仔”的。也沒有興趣去研究大小的甚麼“路”,因為它們的變化跟本就是亂七八糟,難以猜測,這叫我何以捉摸?哪我去研究那些甚麼“路”的來幹嗎?只有自認為聰明的人才會去研究,我是愚蠢和笨蛋,自然不會去研究那些我沒有辦法解決的事。如果我用自己的大腦,去分析思考一種死物賭具的變化之輸贏的“路”,那一定會捉錯用神,這樣反而令我很多時候都會感到混亂和輸錢的。

在我不知道賭博的變化下,我的思維是對的,因為要對付賭具的這種死物,我就用愚蠢的方法。

人對著人都是一樣的,如果你是聰明的去跟愚蠢的交往,肯定不得要領,而且會氣死自己。但是如果愚蠢對著愚蠢,我就一定可以得到快樂。

所以,我曾經過澳門試過賭錢當自己是傻瓜,堵著腦子胡亂的下注去跟對著賭。但幾鋪之內還是會輸錢,因為人的個性和潛意識主宰著人的思想,是沒有辦法消滅主觀意願,還是會在賭具變化的被動情形下用主觀性下注賭錢。

(注:這一段是錯誤的,因為當時我沒有很多的錢去試,暫短的試驗是得不到結果的。看清楚了隨機圖就會知道,我這段文字錯誤的所在。)

而且,我對賭博是沒有興趣坐在賭桌上賭的,因為往昔那時候坐在賭桌上是一定要錢下注賭的,有一種強迫人賭錢的感覺,這種賭的方式是一定輸錢的。因為人在一張枱賭錢,時間一久,很容易賭到頭暈轉向,思緒被賭具的變化所帶動不能自己,也有可能完全的失控,這種完全是在被動的情形下賭錢,一定會錯誤百出而輸錢。而且,為輸了的一點錢就很容易產生求賭之心。

這樣子一輸就求賭,哪有不輸錢的道理。

所以,就算遊輪賭船我都是不喜歡去,因為困在船上,輸了錢的要賭,贏了錢更加要賭,總是有一種被局住賭,著打的感覺

再說,可以贏錢的枱,必定是圍著很多人的,不好賭的枱是沒有人的,這些都是我不喜歡的,何況這又不一定贏錢

我是要賭就賭,不賭就走的那種人。

所以,我就想好了專攻“大小”。

而且,第一鋪的下注,我是預備輸了的,就算是第二鋪,我都有輸就輸的心理準備,以輸錢是應該,贏錢是“好彩”的這種心態去賭錢,這是因為我對賭博輸贏的不確定性,也是自我減低怕輸錢而產生心理壓力的最好方法,也增加了把錢下注的信心和膽量

事實就是如此,我根本不知道有甚麼辦法可以在賭博中贏到錢,而做出的一種心理質素

想不到我以一百元為單位的賭,天到晚就贏到了幾千元的錢,也即是說,每一天可以贏幾十鋪的錢。有了近一萬元左右的本錢,心情輕鬆了,信心也來了,對賭的“為我利用思維”(外在動機)也強烈了起來。馬上在澳門租了酒店,預備住下去好跟賭場搏鬥

第二天一早又走去賭,一天又贏了五六千元。一連幾天,身上的錢已經有了幾萬元,膽子愈來愈大,信心也愈來愈強。第三天就由二百元開始賭了。再過幾天就用五百元開始賭了,十天左右贏了十多萬,一天贏它一萬多元是很容易的事

贏了十一、二天的錢,我以為在賭場找到了贏錢的方法而感到興奮。雖然遇上過幾次風急浪高的被骰子追殺,約莫每天有一,二次的風浪,都是連續輸在六、七鋪之間,但都能巧妙的避過。因為自己感覺得到賭博上的風險來臨,馬上把賭注縮減,拖長了賭注等待後面第六鋪第七鋪的反撲,這是一種心靈感應,也可以說是一種直覺,這種直覺我知道每個人都有的,是天賦予原始動物的自然生存能力。

我也很清楚每天只要避過一二次的風,我就一定可以贏

我一直的贏錢,信心自然一路的增加,心情輕鬆、快樂無比,賭場簡真是我開的,也當賭具是死的,我隨手可以拿錢,俯拾皆是。想到了在澳門買樓,在澳門定住,也在澳門的銀行開了戶口

這就是賭博最吸引人的地方,也是令賭徒經常想走進去的原因。

男人身上一有錢,自然會想起女人,第一個想到的當然是自己老婆,老婆一定是自己曾經深愛過的女人,也一直鑲嵌在心底,儲存在大腦的記憶裏。馬上要老婆過澳門來玩,順便買給她一隻鑽石戒指,給她一個喜悅跟我同享

錢和女人是男人的第二生命,所以,男人身上有錢的時候特別容易想起自己喜歡的女人

同樣的,女人也是最容易想起自己喜愛的男人。

這就是男女之愛,可以增加人的生命力。

過了一天,本來想好在第二天早上,我就送老婆到港澳碼頭,要她中午坐船回香港,我可以就便在碼頭附近的賭場,開始一整天的賭錢。

可是老婆過來澳門一次,她當然不願意這麼快就跟我分開,我只得在早上陪她逛街,再是吃中午飯

其實澳門是沒有甚麼好玩的,除了賭博和男人的娛樂。

吃好了中午飯,我自然進去就近的賭場,而老婆也跟著我。在第一張賭枱下了第一注的五百元,它是單跳了約莫十鋪左右的枱事因我的賭法是,不管它如何的走勢如何,都是會賭它一鋪的。可是它還是在單跳,我輸了一鋪“大”的開了“小”,我就不相信它是沒有一鋪會黐“連著”的,忘記了自己一張枱賭一鋪的程式,更加忘記了自己一張枱賭一鋪的目的,是為了逃避一條長長的賭具“單跳”。只是它的單跳沒有停,十七、八鋪的“單跳”令我產生了一種不信服感,相信自己可以在這張枱贏一鋪的信念愈來愈強。

一直輸了四五注的錢近二萬元,不得已順手在第二張枱買了二萬元,贏了。我就堅信第一張賭枱可以贏它一把,這種強烈的信念我是從來沒有過的,所以我把第二張枱贏了的二萬元,回頭押在第一張的賭枱上

這二萬也輸了,我簡直是氣瘋了,大腦完全不受控制,強烈可以贏一鋪的信念有如火山爆發,我毫不猶豫的再把四萬元也押下去,還是輸了。我懊悔忿恨上了腦,身子一下子由山頂滾落谷底,由火山跌落冰川,整個人冰冷了下來,對賭的“為我利用思維”(報償系統)也完全崩潰

跟隨拖著老婆的手,頭也不回,思想完全麻痺出了賭場的門口,跳上的士到港澳碼頭,馬上坐船回香港去了

這一次我也真的有點相信了“運氣”這種無窮的力量,它拖著我在賭場的第一張枱輸了很多錢,而且,是自己忘記了一張枱賭一鋪的方法,有如“鬼掹腳”的要我在第一張枱連續追賭的輸大錢。如果講“運氣”的錢我是不會賭的因為“運氣”的力量實在太大了,這種無形的力量我沒有辦法控制,這就不值得我去賭錢

有時候,我還是會以開玩笑的跟老婆說:『你一來澳門就害我輸掉十萬元的錢,賭錢忌親人,你是不旺我的。

事實上,我是不相信這種事的,我知道肯定不關老婆事的。自己也清楚賭錢就是這樣子,有贏必定有輸,因為以往在麻將館打牌已經知道一輸到底的這種情形,或者也可能我真的是命該如此,何怨恨於老婆?我只是不知道“運氣”究竟怎麼一回事。經過這次重大的滑鐵盧,我不得不相信有“運氣”這種事存在的可能性。

雖然我後來,還是有拿著幾千幾千的過澳門求賭,再是把存在澳門銀行戶口裏的錢分幾次的輸了個乾淨

隨著輸錢,過澳門的興趣也就沒有了也產生了害怕的心理,有如那次賭錢的氣勢、信心和膽量再也沒有回來過。只記得,那一次的賭錢,我是從來沒有感覺到一絲可怕的心

總不能說我是初生之犢不畏虎吧

不過有一點倒是真,那個時候我不須要擔憂沒有工作做,不怕第二天回到香港沒有飯吃

這也是人的自身條件所引起

不過,當時我真的不知道,賭博會邪門得這麼厲害,也是對一張枱賭一鋪的忘記。

這就是我年紀青,對賭博的無知,沒有書本學習和先人的指導而犯了一個最大的錯誤。當時,我是無知於百家樂和大小,會出現這麼長的一條十多二十鋪的長紅或者一條長藍。

因為我從來沒有去賭場這樣子賭錢,我是賭場的初哥。

再是,我無知於賭具的變化頻頻迕違自己意念的同時,因為跟不住賭具的變化而輸錢就沉不住氣,馬上發脾氣,總自以為跟隨的這一鋪應該會在自己的預計之內有更大的贏錢機會,想當然一定有一鋪是贏錢的。形成了一種指向性和集中性的心理狀態,強烈的信心令專注於想贏回輸掉的錢,而忘記了事前的計劃,去跟賭具的變化鬥,不服輸,堅持自己所想像的,更加無知於最大的輸錢危機已經到來

原來在輸錢的時候,用這種賭纜意念是大錯特錯的,因為這種賭法在當時是逆水而行,弱勢而攻,輸錢而谷。這樣狀況下,人都會疏忽於賭博在幾分鐘之內有你贏錢的機會,也有一個輸錢的陷阱等著你,而且它永遠令一個人在賭博上的輸贏改變。

所以賭“纜”的方法,輸大錢的機會是最高的。而每個賭徒輸大錢都是在這種情形下發生,而且都是重複再重複,永遠是這樣子輸大錢,也是這樣子輸身家。

也有可能是人的贏錢勝利衝昏了頭腦,自己一直贏錢的強大信心,形成狠狠的下注,或者是孤注一擲的這種情形發生,最終輸乾淨了自己身上的錢才壓抑著沮喪的心情悻悻然而離開。

雖然你或者有機會在第四鋪贏回你輸掉的錢,但這種賭法你有沒有想過,你可以贏的只是幾百元的錢,或者只是想贏回本錢。但是你再輸的時候將會是身上所有的錢,所以,這種輸錢時候死追的賭博方法存在很大的危機。

賭博絕對不要想著去追回已經輸掉的錢,這就會形成求賭的心態而失去了理性,思想混亂就會犯更多的錯誤,輸錢是必然的,而且會輸更多的冤枉錢。

所以,已經輸掉的錢一定要在腦海中一筆抺掉。

賭博的“忍”,是忍在不利於自己、弱勢的情況下,輸錢的時候。

而且,我知道所有的初涉賭博者都是會輸在這種情形下,輸了幾次之後才會懂得改變。

如果不改變,你將永遠輸大錢。

到了老賭就會順賭,但順賭也不見得一定贏錢。

還好我輸掉的是我贏來的錢(不是贏來的錢,我是不敢這樣子賭的),否則,我將會是一身的債。

可是,人生在賭博上輸錢真是很冤枉,是傻的、呆子、愚蠢、笨蛋做的事。

上一章: 4. 迷信已經欺騙了人類幾千年

下一章: 6. 人總是喜歡找賭博為娛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