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因地而流,兵因敵而勝。故水無常形,兵無常勢;能因敵變化而取勝者,謂之神。

你能在賭具的無常態,有規律,不規律和突變等的隨機性變化中贏錢嗎?如果你能因賭具變化而取勝者,就是“賭神”。

我一直在澳門追求賭博,目的就是在尋求破解連續輸六、七、八鋪錢的方法。但是,我賭了這麼多年,用了很多種方法,可是,任何的賭博方法總有一天要掉進陷阱輸大錢,而且我完全沒有辦法逃避。

不想被動,用一、二、四、八…式“賭纜”的方式賭錢,自以為第四注可以贏回輸掉的錢,但同樣的有輸第五注的可能。當你以為第五注可以贏回輸掉的錢,你也有輸第六注的機會。希望第六注贏回輸掉的錢,你更有機會輸第七注…。而且,要你連輸十多鋪的機會也都存在。

可以想像得到:“五百、一千、二千、四千、八千、一萬六,到了第七鋪要去到三萬二千,又有誰會不怕再輸掉這一鋪,總共是六萬四,這種的壓力一定令人的血壓增加。

而且,我曾經問過很多賭錢的朋友,他都是困擾著同樣的這個一輸就輸到底的問題上。

任何人都難以逃避輸大錢的機會。

任何人都沒有辦法預知,連續六、七、八鋪輸錢的陷阱來臨。

所以,所有人都輸錢。

而在我長期的賭“纜”過程中,曾經兩次的贏大錢(對我來說十萬元是大錢了),這好像告訴我,賭“纜”是一種可行的方法。

人都是在自己曾經贏過錢的方式再去賭博,也都會形成一種慣性賭法。

但是,我用了賭纜的方法這麼多年,其結果是一定輸錢。

可是,不用賭纜的方法,我對賭博就沒有了依據,不知從何賭起。

有了賭纜的方法,才是我去賭場賭錢的開始,也是我去麻將館打麻將的原因。

因為,人的心理是要有依據才有行動的方向,沒有了依據,人的思想一定一片混亂。

也因此,每一個賭徒都有他自己的一種賭博方式,他個人的賭博方式就是賭徒的心理依據,他才會狠狠地把錢放下賭枱。

尤其是初涉賭場的年青賭徒,都是輸了一千押二千,輸了二千押五千的,這是人的自然性想法,希望在輸掉幾鋪的錢,一鋪能够贏回來。如果不是用一、二、四……倍數的賭法,不要說是輸了的錢很難贏回來,就算是平注的賭錢,一鋪贏,一鋪輸的也都很難贏錢,而且是在浪費時間。但是,當你輸兩鋪,贏一鋪的,哪你就要輸錢。

如果去捉“賭路”來賭錢,請問怎樣捉?以客觀和理性的思維,明知賭具是在不斷地變化著,有誰能够捉到路?能够捉到“路”的,這就每個賭徒都贏錢,哪賭場還有人開嗎?

而且,人一定是好了傷疤忘了痛,我也絕對不能例外。而且是賭博是有贏錢的機會 ,任何人都不可能把賭博的事從腦海中忘記。

這是我親身體會,要人戒賭的難!

難以戒賭,就一定想辦法贏錢,這我相信是所有賭徒的想法。

高空走鋼索,空中飛人都能做到,我絕對想信人的能力。

科學家更加做出高科技,我不相信以人的聰明,不可以剖析出賭博的事。

所以,我想來想去,只有在賭纜這方向走下去。

只不過我一定要解決,每日有機會一次或者二次的連續性六、七、八鋪的輸錢陷阱,我很清楚只要逃避得了這一、二次的風浪,當日我就一定可以贏錢。

但是,這種連續六、七鋪的輸錢陷阱,好像在任何的賭博方法都存在,只要你賭錢就會發生,這是賭過種種賭法的經驗。例如,三十年前的那一次在澳門的輸大錢,還有這次的輸大錢,我的賭博方法是有所不同,但是輸錢的情形是一樣的,我好像根本沒有辦法躲避,呆子般的等著輸錢的到來。

最後想到了,一間賭場一間賭場的走,目的是想取易避難,自己想像的這樣子走動是否可以避開,或者減少碰到連續性的這個輸錢陷阱,使到自己增加贏錢的機會。

我在一個賭場中賭錢,一定有機會遇上六、七、八鋪的輸錢陷阱,哪我整個澳門的走,結果又會如何?

所以,我又是身懷一萬二千元過澳門求賭。

第一天我繞了整個澳門走了十個賭場,輸贏贏中輸了四千元,我知道我輸掉不應該輸的錢。

第二天我又這樣子走了十個賭場,輸輸贏贏的贏三千元。

第三天我再走十個賭場,四千,這就等於我贏三千元。

第四天我又是走了十個賭場,首先贏一千元,隨後就是輸錢的開始。

這有可能,是因為我一連贏兩天的錢,心情就輕鬆了起來,一個人馬虎大意的情就會出現。我在某一賭場的第一組枱輸掉一千元,我馬上離開走去另一組枱再賭,只是我再輸一千元沒有離開,思想就有想要扭轉乾坤的求賭,可是我把錢一押下去就輸,在這個場我輸掉四千元。

我只得離開走去另一賭場再開始賭,但一輸又是二千元。

再到另一個賭場賭,又是輸掉我三千元。

連輸三個賭場,我未曾贏過一鋪的錢,這種情形令我感到可怕,一種無形的壓力出現在我的腦海。

這一次的輸錢,我可以用狂風暴雨來形容,我押甚麼輸甚麼,輸了一個賭場又一個賭場,連輸個賭場,我僅有的賭本已去了一大截,我感悟到不得不承認,就算我是一間一間賭場的走,連輸六、七、八的機會依然存在,而且,賭具的變化跟人走進去賭錢時候這種輸錢陷阱的威力。

我知道,我在第一個賭場,輸了點錢想要扭轉乾坤的錯誤賭法開始,已經使到我走進了輸錢的時光遂道黑洞之中。

輸掉九千元,身上只有六千元,賭下去一定有很大的危險,但不賭下去心有不甘。所以,我回身再走進第二個場,因為我知道任何賭場的賭具一定在變,只不過是時間的長短而已。

走進去第一鋪就贏,這已經告訴我現在的這個場可以一賭,我賭了一段時間就贏了三千元,再是感覺上這個賭場的賭具變化有了不利於我再賭下去的轉,我就馬上離開。

這個時候我的身上就有了九千元。

我出去另一個賭場逛了一圈,感覺到不好賭而離開。

賭了一天,時已是傍晚的六點多,心身都疲累,所以,也有了想回珠海休息

但是,我當天輸了三千元,心總有不忿而有了再賭的心,可是自己又清楚心理的弱勢和壓力會令輸錢的機會增加。最大的問題是,我現在是沒有第二注賭纜的賭本,更加是我又難以向小嫻交待,肯定又要被她罵。無奈!就便的再回去剛才贏過錢的賭場看一下,有沒有機會再贏點錢回來。我知道這又是自己在不得已的求賭。

這次的再回去看了看賭具的路好像可以一賭,可是我的第一鋪輸,再試第二鋪又是輸,但是我沒有離開,心中希望第三鋪可以贏而求賭,因為這個場曾經贏過錢而產生了某種信心。結果我在這個場又把剛才贏的三千元輸了回去,身上又只剩下六千元而離開這個賭場。

我一路離開,一路地想著,我是每張枱賭一鋪,更加是一看不好賭而離開再到另一個場賭的人,這等同我在麻將館經常跳枱賭錢的人是同一種情形。但是,同樣的輸錢方程式在澳門的賭場出現,到了這個時候我更加確實我沒把握贏錢的嚴重性,也就是一輸到底完全沒有反撲的餘地,不管是我想盡辦法,絞盡腦汁,還是隨意地把錢押下去,有一種力量要我贏就贏,要我輸錢的我就必定輸,其結果是一樣的,我完全沒有抗拒的能力,也都用不上我的聰明和賭博的能力,跟人大腦的靈活性是沒有直接關係的

我更加回想起這種力量,我從前在麻將館打麻將已經知道這種輸錢時光黑洞的威力,我揀一個位子輸一次錢,揀五個位子輸五次的錢,一輸就是直輸到底,沒有翻身的機會,輸到你感覺到恐懼,也感到憤怒,完全是像有如深海漩渦的力量把我的整個人吞噬了進去,我完全沒有抽身離開的餘地。

再是,在我多年的賭博以來,不管是麻將、啤牌、牌九……都是有這種情形出現。

所以,我更加感悟到,賭博上人的聰明、愚蠢和無知都是一樣的,你走進去賭場要贏的就是贏,你走進去賭場要輸的就是輸。要贏的時候就算是三歲小兒只要他把錢放下去都可以贏要輸的時候就算是神仙來到它都要輸,因為賭具的變化完全不在你的估計之中,全部都是不可預測、出乎你的意料之外。

而且,人總想當然,自以為有扭轉乾坤的能力,這就在輸錢的時候令你輸更多的錢,隨時是你的全部身家。

每次總是令我贏了十天八天的幾萬元錢,隨時在一、二天,或者三天之內全部輸光,不止一次,而是經常的如此。雖然我知道這不是“運氣”,但也是我永遠沒有辦法解決這個連續輸錢的問題而放棄,所以我就再也沒有進去過麻將館,永遠不踏入麻將館一步,然而現在去了澳門賭

大小和百家樂同樣的出現了這種情形,我才感覺到在賭博的時候遇上連續輸錢這種輸錢陷阱的可怕!

這就是每一個賭徒的賭博心理變化,為甚麼一個人贏錢的時候是很冷靜,輸錢的時候會愈輸愈多的錢,更有可能是他的身家。

而且,我知道這種輸錢的方程式永遠都存在,只要你是喜歡賭博的,你有一個場的贏錢,當然你同樣的會有一個場的,你有整天贏錢的機會,同樣有整天輸錢的機會,是必然有很多賭博上輸贏的這相對的事情發生

我更加相信,一個人連續輸十多鋪的錢也都存在。

還有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你贏錢的那一天,你有可能贏很少的錢而離開,但你輸錢的那一天很有可能輸掉你的身家。

我意興闌珊的離開了這個賭場,輸掉的錢總是想贏點錢回來,那就坐車去另外一個賭場,順便休息一下收拾好自己的頹廢和沮喪心情,賭還是不賭在自己的心裏硺磨著。

但,思想上已經有了了凶多吉少的念頭,也都產生一種自我放棄賭博的心,因為要你輸錢的力量實在太大,它的力量不在我的能力範圍之內,即是說,我沒有一定贏錢的把握而感到灰心。

當一個人在一直贏錢的時候不會覺怎麼樣,但是,當你連連輸錢的時候,那種殺傷力的驚人是所有賭博的人都是承受不起的。而你連贏十場的錢,一、二場的輸大錢、輸身家、輸生命的賭徒都是這樣子發生的。

但我相信自己,更加想改變自己,只不過用甚麼方法來改變?

我再次走進一個賭場,走近了一張枱輸了五百元,這種一押下去就輸錢,對我真的是一種打擊,原本已經是輸了錢,現在更加是有一種輸到怕的心理產生,再看隔壁的那一張枱是可以贏的枱,但是我沒有走到那張的前面,這種時間上的巧合真的是要人的命。

再下注五百元,又是輸了,我真的沒有興趣賭了,我意興闌珊地離開了賭大小的枱,走去看百家樂,因為我知道百家樂的變化跟大小的變化是一個樣的。我看見有一張百家樂的枱好像有得賭而停下腳來,我拿出二千元換成籌碼預備下注五百元,但荷官說是一千元的枱。我明明看見賭枱上的提示牌寫著的是五百元起賭,為甚麼會變成一千元的了,不過對我來說賭百家樂不是我的長項,賭也可以,不賭也可以,哪,我就站著看吧。

這張枱真的是我可以贏錢的枱,就這樣令我喪失掉贏幾千元錢的機會,我只好邁開腳步走向其他的大小枱,看看我有沒有可以賭的枱而下注,而且,我也想更深地了解一下大小的變化

可是,我輸了一張枱的又一張枱的大小,又輸掉我二千元,到這個時候我真的不想賭了,身上只剩下四千元,賭博想贏錢的心已經死了一大。但是我就已經清楚了百家樂跟大小是一樣的,同樣的在每一張枱的大小變化,跟人的思想是不是巧合而產生輸贏的不同結果。

從我一開始在賭場胡亂的下注,曾經贏過十多萬的錢,最後是輸錢。到我選擇性的下注,也都曾經贏過十萬的錢,但最後也是輸錢。如今,我一個賭場一個賭場的走,也都是為了尋找贏錢的機會,但同樣的是贏過錢,最終還是要輸錢,可見賭博真的是很難找到一定可以贏錢的方法,很難尋找得到一定贏錢的方法。

這兩個問題是賭徒日以繼夜思考的,也是人永遠沒有辦法解決的賭具死物變化的難題,因為賭具變化隨時產生一張連著一張枱同一直線的“輸錢陷阱”,問題只是你個人的選擇。但人性是一錯就會錯到底,所以一輸就輸死人為止。

我以為進了“好路”有得賭的場,而狠狠地下注,哪知道自己已經進入了突變形成的“輸錢陷阱”,這是我的自信心產生意念上的錯誤,令我一次再一次的輸大錢。

這好像是一個人的決定,但這個決定你沒有辦法自控,輸錢的時候,你的意念永遠跟賭具的變化相違,你沒有扭轉乾坤的能力。

賭錢不可以犯一點點的錯誤,少少的錯誤都足以令你輸大錢,可見賭想贏錢是多麼地困難!

當發生輸錢陷阱的追殺,有先兆的我可以逃避,沒有先兆的我怎麼樣避?

只是,不用倍數“賭纜”的方式賭錢,也是很難贏得到錢的,一鋪輸,一鋪贏的在賭,時間長久自然是輸錢的,就算沒有輸錢,也都是在浪費時間,這種賭法我是從來不去考慮的,要我就是不賭,要賭就必定要設法贏錢,這是我堅持著而求賭的。

我通常只有五、六注的本錢,要賭到七、八注,就需要幾萬元的本錢,要我拿幾萬元去賭這種方程式,肯定做不到,就算有這筆錢,一輸到一萬元已經令自己心跳膽顫了,要下注幾萬元的錢,我是絕對不可能,我承受不了這種心理壓力。除非是從賭場贏來的錢,不是自己袋裏的錢,一萬二萬的都還可以下注。

因為一個賭錢者犯錯誤的,都是在賭具多變、突變和形成輸錢陷阱的時候,影響一個人的思緒,令賭錢者更容易發生意念上所犯的錯誤。

我每一次過澳門賭場,都以為自己已經解決了很多問題,但每一次都有“新與舊”的問題發生,可見賭是真的沒有把握贏錢的。

而且我敢於說:『一個研究賭錢的人,他的一生注定要輸很多很多的錢,更甚的是令他傾家蕩產和失去他的生命!』

輸錢的陷阱它時刻的存在,也時刻的發生,不管你用甚麼最刁鑽賭的方法,一碰到必定要輸大錢。而每一個賭徒都有同樣的經歷,同樣的輸很多的錢。

在你賭錢的時候,一天之內發生幾次百家樂的莊閒和骰子的大小,所形成的“大圍氣候”的輸錢軌道,一浪比一浪的高,也來得急。更有的時候一天到黑都是風平浪靜,平平安安的贏錢。

因為人的腦子不可能一下子轉過來,大腦裏的神經元和突觸已經連系好的區域不可能一下子被停下來。而且身體內的荷爾蒙又在分泌。

對我來說這完全是一種“輸錢的陷阱”,像是個輸錢的黑洞,又像是由“大圍氣候”形成的一條輸錢軌道。而且在不同的時段出現,有時候你一進賭場就直落輸你六、七鋪;有時候你贏了一鋪之後發生;有時候在你贏了點錢之後發生,也就是說這種輸錢的陷阱隨時都可能發生。

最可怕的是當你一輸錢,你走到哪裡就輸到哪裡,你押甚麼輸甚麼,好像有一隻輸錢的“鬼”在跟著你,控制著一定要你輸錢。這種情形只發生在你一個人的身上,其他人都沒有事,都在贏錢,你眼見如此也都無可奈何。

但是,當一個人贏錢的時候同樣的你押甚麼贏甚麼,你走到哪裡贏到那裡,真的有如神助,賭具的變化完全跟著你的意念走。

我的一個賭場一個賭場的走法,也都是我自已的想像,自以為是的選擇有機會贏錢的賭場去賭的想法。

我有時候做得到,所以我還可以贏錢。但有時候我走過多個賭場都輸錢,可是到了第四個場的輸錢,令我怒火中燒就沒有辦法走掉而輸大錢。

我經常犯同樣的錯誤,因為一連贏了幾天的錢,思想就會形成一個頑固性,這個頑固性就會狂妄下注,一時的輕率於的輸錢軌道風浪降臨的嚴重性,就發生了輸錢的結果,又一次的輸大錢。

我清楚了每一種情形,但是我還是會輸錢,因為輸在一個人的心理,信心和意念上的錯誤。

上一章: 7. 不賭,不賭,又會走去賭

下一章: 9. 贏就乘勝追擊,輸則戒急防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