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用腦,並不是憑記憶,而是在於一件事的思考、分析和比對。如果一個人只在乎記憶,那就很容易把社會上的對錯都留在腦海,也就容易發生不分是非。人只有不斷地思考、重複地分析和來回的比對,才可以把人生的是非對錯整理。

每個人還是在為自己的生命而努力,不管是事業、工作,愛情和婚姻,還是賭博,目的都只是為了自己的人生美好,幸福和快樂。

但可惜,人都是生活在社會上的錯誤之中!人的一個無知錯誤,很可能是自己和他人的生命改變,人的一個無知錯誤,也可能是令社會大變遷。

天空是藍色的,但它會應因氣候在轉變;地球是彩色的,它會一年四季的在轉變;人的社會是黑灰色的,它會應因人心而轉變;人的大腦不去思考的時候是空白的,但會應因自身條件的需要和希望而改變。但無論天、地、人如何的變,萬物都必須要在地球上生存!好與壞,對和錯都必須要走過自己的一生,這就是“生命”。

生命沒有再來,說有第二次生命,這一定是騙你的。

而且,有第二次生命的,一定是另外一個人,他/她是剛好從娘胎裡出來的。

23歲仔沉迷賭博輸錢跳樓亡

本報訊】爛賭輸命!九十後青年沉淪賭海。昨凌晨返港,在秀茂坪寶達邨寓所留下遺書,走到天台跳樓身亡。

墮樓死亡青年(23)歲,生前在髮型屋工作,與母同住寶達邨某樓一單位。據悉有人多年前染上賭癮,無法自拔,在兩年前的二十一歲時便欠下一身賭債,因無力償還而申請破產。消息稱,有人未吸取教訓,前日向母親訛稱往上班,卻瞞着母親偷偷“過大海”往澳門賭錢。惜手風不順,結果輸盡賭本,想為最後博一鋪翻本,將手機典當套現再賭,但仍敗北。

昨日凌晨,返港抵寓所便入房睡覺,其母沒有見到他有任何異樣。至清晨五時許,母發現兒子不在家,驚見他留下遺書,慌忙到處尋找。與此同時,樓下已經人聲嘈雜,被人發現一男子昏迷倒臥相隣的一樓平台,頭部重創。救護員接報趕到現場,證實已經死亡,毋須送院。警員亦到場調查,聯絡到死者母親,並在寓所檢獲遺書,內容大致表示對不起母親及女朋友,感到人生無可留戀。警方將案件列作自殺,初步相信是由天台跳樓。事件並無其他可疑,其死因則有待驗屍後確認,遺體由仵工舁送殮房。

爛賭仔遭「收數佬」禁錮酒店內吊頸不治

本報訊】爛賭欠債賠命!遭「收數佬」禁錮在酒店的青年,前日被揭發吊頸自盡,他在醫院搶救逾十小時惜告不治。

目前警方仍扣留兩名疑有黑社會背景「收數佬」,並追查事主疑欠賭債來龍去脈,並聯絡事主家人。

死者姓周(廿一歲),生前任職倉務員。消息指稱,早前周獨自往澳門賭錢,惟輸光更欠下大耳窿貴利無法償還,被兩名大漢押返港收數。期間,事主被禁錮在一間酒店房內,據悉,事主曾張羅籌錢,惟苦無辦法甩身,懷疑走投無路,寫下遺書,於前日上午十一時許,被發現在將軍澳一酒店浴室內,以毛巾吊頸,酒店職員揭發報警,送院搶救後,延至昨凌晨一時許不治。案發後,警方根據線索迅速將兩名收數佬拘捕,兩人分別姓陳(廿五歲)及姓馮(卅五歲),均有黑幫背景。案件暫列非法禁錮及自殺處理,觀塘警區反三合會行動組接手調查。

賭徒求翻本3.5萬賣幼兒

【本報綜合報道】

《賭令泯滅人性》湖北宜昌市一名王姓爛賭父因沉迷賭博,先後毁掉兩段婚姻,有兩個分別為三歲及一歲半的兒子,均由其年邁父母照顧。近日王男為籌措賭資,竟狠心以三萬五千元(人民幣,下同)將一歲半的幼兒賣到湖北襄陽市。據當地警方前日通報,經調查後成功破獲這宗罕見的販賣兒童案,並解救被賣的王男幼兒。

《前後妻都異離》據悉,王男一家原本經條件不俗,在房屋拆遷後還獲得一筆拆遷款,結婚時父母更為他買了一輛二十多萬元的房車。未幾王男卻將車變賣作賭本,把錢全部都輸光,因此妻子亦與他離婚。雖然王男隨後再婚,惟其嗜賭的惡性難改,半年間又輸了十多萬,令第二任妻子同樣地因為賭離他而去。

《先賣幼兒》上月王男為籌賭資,竟對自己親生兒子動了歪念。他先在網上搜索兒童交易的訊息,其後與五名中間人或買主聯繫,還將兒子的照片發給對方,在網上「議價」。一輪討價還價後,最終跟襄陽的一名劉姓中間人,以三萬五千元與王男達成協議,約定在宜昌「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打算再賣大仔》約定是日當天,王男以帶兒子回前妻家為由,騙過父母將幼兒子抱走,並在宜昌火車東站將兒子賣掉。更可惡的是,王男事後向警方交代,當時為掙錢賭博,甚麼辦法都想過,最後想着先賣掉幼兒「試水」,如果價格合適,還準備將大兒子也賣掉,但沒想到這麼快就被發現,而賣小兒子的賭資也早已輸光。

可幸的是,在南漳警方協助下,警方找到了該名中間人劉男,並據劉男的交代,最終在南漳縣某鎮找到了被賣的男童。目前,王男因涉嫌拐賣兒童(自己的兒子),已被警方刑事拘留,相關人員正在進一步調查中。

內地一位高官因輸掉大筆公款而懺悔

雖說人生無常,誰都難免有坎坷。但對我而言,眼前的人生境遇,和犯下如此的罪行,卻是我無論如何都無法為自己開脫的。

這些日子我一直問自己:『我是誰?我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又有哪個人生下來就是罪犯,更何況我是一個曾經受過良好教育,有過理想、有上進心,對自己人生有所追求的人,但竟然犯下如此惡劣的罪行,如此喪失做人做事的底線,我實在愧對組織、愧對自己、愧對家人和朋友。

我十幾年來,從基層供電所的工作做起,受到領導和同事的認可,從普通員工到單位中層領導,擔任過局團委書記、監察審計科科長、人事勞資科科長,後來任人力資源部主任、電氣承裝公司副總經理兼宏遠公司副經理。

工作期間我得過無數榮譽,每次進步都是自己一步一個腳印努力爭取的。

誤入迷途,越陷越深,走到今天的這個地步,跟自己的性格有很大的關係,自已太爭強好勝了。一次去澳門旅遊,我好奇地進了賭場,試著賭了幾把,結果把帶來錢都輸掉了。我當時就大怒,很不服氣,在平常的生活中,各種賭博娛樂活動我都是蠻有興趣的,而且很少輸。心想這次的慘敗一定偶然,我還會再來,一定要把輸掉的錢贏回來。

第二次去賭場,我沒想到一會兒的功夫,就把上次輸掉的錢全部贏了回來,而且還贏了很多。從那以後,我幾乎利用全部的休息日都到澳門賭場。可是結果一次比一次的糟,我辦了幾十張銀行透支卡。再是一次次地從親屬和朋友那裡借錢,還在賭場借了高利貨。

隨著一次又一次在賭場的慘敗,我可以借和透支的錢全部一掃而光,我幾乎崩潰了,欠下如此巨額的金錢,可怎麼麼還?要想還錢,就得繼續去賭場博回來。我相信,以自己的賭博能力,總有一天我會翻本的。可賭本的來源怎麼辦?終於,我把心思動在單位的資金上了,想方設法從單位套點錢出來救急求賭。

就這樣一次、二次、三次……從單位套取的金額也越來越大,到後來自己也不清楚總共套取了多少錢,期間也想過要填補漏洞,所以才會一次次的繼續去澳門賭博,一次次地繼續套取公款,一心想著去翻本。

隨著套取公款的次數,金額越來越多。我開始擔心事情總有一天會敗露,期間還特地去翻閱了法律書籍,了解過貪污罪的處罰標準。心裡也清楚會有甚麼樣的刑事後果,被查處的話,可能會被判5年至10年的刑罰。想像著即使最壞的打算,服刑5年或10年後還可以出來的,到時候還可以靠自已的能力膽養父母。與其坐以待斃,還不如再去澳門博一博,試試手氣,運氣好的話,贏的錢歸還給親戚朋友,要解決單位的資金也是很快的事。

直至20138月,由於崗位調整進行工作交接,貪污公款的事情敗露。2013822日,公司領導通知我回單位談話,我發現單位裡很少上鎖的邊間房被鎖上了,而且人事部門有兩位同事在大廳裡徘徊走動,我就覺得事情有點不對勁,可能是對自己不利,自己偷用公款的已經敗露。當即調頭離開單位,打了一輛出租車漫無目的地行駛,自己腦子是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應該去哪裡,要真的是事情敗露,單位是肯定不能去的,家裡也去不得。就選擇在一家足浴店裡待著,想著該怎麼辦?像這樣的情況之前不是沒有想過,只是事情的真正來臨,還是手足無措,不知如何處置。幾番思想鬥爭後,最終選擇了逃亡。

我經常前往澳門賭博,於是訂了機票飛往廣東,在珠海逗留了幾天。想著如果去澳門能贏點錢回來,先把單位的錢還掉,或者把欠同事、親戚朋友的錢還掉一些,或許處理會輕一些,就算自己坐牢心裡也會好受一些,就在這種思想的驅動下,我又通過偷渡的方式去了澳門。

在澳門的那段日子,因為擔心身份暴露,每天神經緊繃,處處設防,不敢和陌生人接觸。即使外出購買食品,為避開街上的巡警盘查,也只好到了晚上才出來,只挑深街小巷小店去買。每次看見警察就遠遠地躲開,可以說是有如過街老鼠,總是疑神疑鬼,杯弓蛇影,任何風吹草動都讓我膽戰心驚。逃亡的生活過得一點尊嚴都沒有,做每一件事、想每一件事都充滿了矛盾。

雖然狹小的空間給人帶來安全感,但即使處在自己的小房間,我也是時該保持著戒備之心,總是思想著萬一警察來了,我要怎樣逃跑才好。偶爾聽到街上的警笛聲響起,都會自己嚇自己,不寒而慄,總要跑到窗邊偷看一下外面的情況。

澳門的消費比較高,身上的錢總是不經用。案發前欠下的累累巨債,幾乎所有認識的親戚朋友和同事借過的錢都沒有還。心裡想著翻本,只能不停地向妹妹、原來的女友以及幾個親近的朋友籌集生活費和賭資。有一次運氣好,幾萬的賭本,也贏回來一百多萬元。但是比欠下的巨債,還是杯水車薪,最難想像的是,贏來的錢又很快的輸了回去。

一個人沒錢的時候只能想法子掙錢,賭場一向有一定積分的賭客,免費兌換遊輪觀光船票,我就向賭客低價收購遊輪船票,再高價兜售賺取差價,這算是我的生財之道,但是生意時好時壞,也是朝不保夕。曾經猶豫著是否偷渡回來,以現實情況,走一步看一步,但是原來偷渡的蛇頭卻聯系不上,我只能繼續在澳門漂泊。來自親朋的資助也越來越少,請求接濟時電話裡傳來的是對方的不耐煩。

我知道自己肯定跑不了多久,擔心被抓還是其次,最主要的是除了賭博之外,我整天無所事事,總是東想西想,生活空虛得很,有時想家也不敢和家人聯系,愧疚和思念的心情交織在一起,心中擰成一块,絞痛著神經,想要大聲疾呼卻又不得不強壓心底。

在澳門的時,我得到爷爷過世的消息,我身為長孫卻不能給他送終,又聽說母親的腿受傷,作為兒子無法在她的身邊盡孝。父親原來是鄉鎮的領導幹部,我逃亡之後,他也深受打擊,對於這一切我心中無比悔恨卻又無法挽回。

那天傍晚,我終於鼓起勇氣面對澳門的巡查說,我是貪污的逃犯,現在要自首,隨後跟警察去了治安警察署,除了交代偷渡越境的情況之外,也交代了自已在內地貪污的犯罪事實。

澳門法庭對我以偷渡罪名判刑,跟內地公安部門銜接之後將我遣返大陸。我知道自己將要接受惩罰,但我自首之後,我的心安了,我還年輕,希望以後能够彌補犯下的罪行,還清欠下的債。

回憶過去,恍然如夢。我竟然一錯至此,如果我沒有迷上賭博,不會貪污公款,也沒有必要走上逃亡之路,再犯下偷渡境外的罪行,我真的悔不當初,而且,我的人生沒有回頭再來!

綁架欠賭債內地商人六涉案男子判囚

本報訊】內地知名房地產商人在澳門賭廳欠下四億八千萬元賭債後,前年十一月偕當地律師來港處理欠債事宜,期間二人卻被綁架。

商人與律師被禁錮四日後逃脫,警方之後拘捕其中六名涉案男子,控以將人擄走企圖勒索及非法禁錮等罪。其中二人早前認罪,餘四人受審後被裁定罪成,六人昨在高院被判監六年至十五年不等。

女法官xxx 表示,綁架罪行令人髮指,綁匪將事主強行帶走扣留,並以死亡威脅要他們交出高昂贖金,令他們恐懼自己命懸一線,並利用他們的惶恐心情,冷血地榨取金錢,故必須在法律上嚴懲以示阻嚇,以儆效尤。法官斥責綁匪的卑劣行為罔顧受害人及其家人福祉,判刑亦需保障公眾安全。

潘官續指,本案有很多嚴重因素,包括犯罪被告看準其中一名事主在內地頗具知名度且涉欠賭債,事主會怕事件公開致名譽掃地。而且被綁架數日生活極為惶恐;另一事主更本與賭債無關,是無辜的律師;此外,本案犯案者至少涉六人、有預謀犯案及用武力威嚇並對事主精神虐待令其影響深遠。

案件編號:hccc 11 1/2016

澳門司警破貴利集團,拘兩主腦九黨羽

本報訊】司警破獲一個以澳門和內地人為首的高利貸貴利集團,拘捕十一名男女,集團運作超過兩年,專向輸錢賭客放數。行動中檢獲大批借據,他人證件以及手機等犯案工具,初步估計受害者逾五百人,當中大部分為內地人,涉及借貸金額高達一千萬澳門元。

司警於本月五日下午採取行動,分別於中區、南灣區住宅及關閘口岸等,拘捕兩名主腦及幾個集團成員。兩主腦之一為澳門人,另一為內地人,他被揭與集團部分成員持外僱證留澳門犯案,分別涉有組織犯罪、高利貸、禁錮,已被移交檢察院處理。

案情透露,司警去年十一月中,曾在新口岸一賭場首先拘捕其中四名罪犯,他們正向一名女事主放數及陪賭。據悉,他們會先安排各下線成員到各大賭場搵客,再將“債仔”資料交給上線成員作背景審查和風險評估,再與“債仔”洽談借貸條件。一般情況會先扣起借貸額的一成,每局勝出再抽投注額一成作利息。而“債仔”會被扣起證件,由集團成員陪賭,賭敗被禁錮在酒店或賓館逼還款,又或者押返內地收數。

現在澳門警方還在追查在逃人士。

上一章: 我一生的賭博

下一章: 給如今還在賭馬的人作為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