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則圍之,倍則分之。

賭博也只有兩種賭法:有足够賭本的就強攻“圍剿”用網魚方式。不够賭本的就用“游擊”的釣魚方法,要能戰、能守、能避。

對賭博,每一個賭徒都知道去研究賭具的變化,因為賭具的變化是輸贏的決定性作用,能够掌握到賭具的變化,就一定可以贏錢,這是每個賭徒都知道的事,就算是在賭博中出老千也都是改變賭具的變化為目的。

而且每一個賭徒都有自己一套的研究方法,想從中睇通賭具變化的走勢,而想達到贏錢的目的,也都是夢寐之求,千方百計的思考賭具變化的切入點。

但沒有一個賭徒研究到每次都可以贏錢的方法,不管你如何的把“路紙”來劃、來圈,就算能够看懂“大路、小路、大眼仔、曱甴路……等等,你又如何的能够贏錢?

事實上,賭具的變化每天也都是差不多,而且每天都是這樣子的運行著,從沒有離開過這些有規律、不規律和突變的這三種形式。有如百家樂的莊閒、骰子的大小和擲銅錢公字都是一樣的,正反兩面。你只要走進賭場看看,從百家樂和大小賭枱的結果顯示板中是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只是在時間上長短的變化的循環轉變,令人難以預測和估計,隨時把你的所有思路打亂,難以達到贏錢目的情形之中。

再是連續性(黐)和反向性(單跳)的時間長短不一樣的變化,這就已經令世間上沒有人可以預見到它的轉變,賭具是一種不知何所謂的死物,它不按時間長短的轉變,才出現了無窮變化,也決定了人賭錢的輸贏。

以百家樂為例,如果,莊莊閒閒連續黐住開時間短的,或者莊閒莊閒在短時間內改變的:

莊 莊

閒 閒

莊 莊

莊 莊

閒 閒

閒 莊

閒 閒

莊 莊

閒 莊

莊 閒

這兩種是屬於不規律性的賭具變化,是因為賭具的變化亂七八糟,一下子“黐”的,一下子“跳”的,黐黐跳跳,跳黐跳黐的,完全是沒有規律,沒有“賭路”之預測和捉摸,令任何一個賭徒都難以適從,這才叫做不規律。而以賭具在不規律的情形下,以人的思維去賭,是比較困難的,形成很多人用“捉路”心態的賭徒捉錯用神,很容易在投注時候犯認知上和決定上的錯誤。

這對賭徒來說是不好賭的,但對一些有經驗的賭徒,他們是不會輸很多錢的,因為他們一看到這種情形大都會忍手。

可是,在這種不規律的賭具變化下,你還去求賭的,那你一定是輸大錢,你很可能是在贏一鋪輸兩鋪,或者是贏一鋪輸三鋪和四鋪的情形,這種的賭錢是叫到“陰乾”,你已經可以想像得到,自己的賭博是不是一定輸錢?

在賭具不規律的情形下,我是試過用背道而馳的賭法,用逆勢博取法,“賭路”是單跳的,我買黐的,“賭路”是黐的,我買單跳,反其“路”而行,這樣子才可以贏一點錢,這也只不過是我偶爾敢做的事,是在我賭無可賭的情形下,我才會小注試一下。也只是以博一博的心態,希望能在這種反規律賭具變化中贏到一點點錢,因為任何人都不敢用很大的錢,來博取這種機會率。

而所有的賭徒唯一可以贏錢的,而且,是大多數的人都可以贏錢的,只是賭具的變化在有規律的情形之下:

莊 莊 莊 莊

莊 莊 閒 莊

莊 莊 莊 閒

莊 莊 閒 閒

莊 莊 莊 莊

莊 閒 閒 莊

閒 閒 莊 閒

閒 閒 閒 閒

閒 閒 莊 莊

閒 閒 閒 莊

閒 閒 莊 莊

莊 閒 閒 閒

莊 閒 莊 閒

莊 閒 閒 閒

莊 閒 莊 莊

閒 閒 莊 莊

閒 閒 閒 閒

閒 莊 莊 閒

閒 莊 閒 莊

閒 莊 莊 莊

顯而易見的,這種有規律的賭具變化才可以令到賭徒贏錢的,也只有在這種可以贏錢的情形下,才令很多賭徒圍著賭枱不願離開。

突變,是賭具變化有規律的情形下有了突然的轉變:

莊 莊

莊 閒

莊 閒

閒 閒

閒 閒

閒 閒

莊 閒

莊 閒

莊 莊

閒 莊

閒 莊

閒 莊

閒 莊 莊

莊 閒 莊

莊 閒 閒

莊 閒 莊

莊 閒 閒

莊 閒 莊

賭具的突變,是每個人都輸錢的。因為是突然的轉變,令人防不勝防,一次的不小心就把人的輸贏改變。

上一章:  11. 原來我賭錢幾十年連賭博門兒都沒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