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可以戰與不可以戰者勝。

你知道甚麼時候可以賭錢,和甚麼時候不可以賭錢嗎?如果知道的話一定贏錢

人都是有一種傷不起、輸不起,一定要有回報的心理,為自己失去心愛的東西感到傷悲而極力地掙扎,希望自己心愛的他/她有回頭的一天;希望自己的生意有起死回生的機會;希望自己的股票有回升的時候;希望自己賭這一鋪把輸掉的錢贏回來。

最後來一把孤注一擲,以為有機會贏而作出反擊,事實是只有一半贏錢的機會,但是還有一半機會要你輸錢的,而且還是在輸錢弱勢的時候,你將會輸得更加的厲害。

但做錯事,責任就必須要自己負起。

我真的需要錢,年老窮困的日子實在是難過,甚麼都不能做,尤其是我必須要給小嫻錢,愛的心才能存在,否則我必須要自動離開。而我寫書的心情也沒有辦法安定下來,因為賭博事實的不足書就難以寫,形成我堅持對賭博贏錢的希望所伴隨的為我利用思維不能熄滅,逼使我的思想走向賭博的路。

男人為自己心愛的女人,願意付出他的所有精神和財富,有男人為了女人放棄了江山,也有男人為了女人而臭名永世在所不惜,也有男人為了女人……。這就是男人對女人產生了強烈的性愛需要,而呈現出一股強大的愛情力量,男人有了這股強大的愛情力量,才會產生對事業的追求,對權力的追求,對美好生命的追求。

所以,我對賭博的贏錢有強烈的追求,賭博贏錢變成了我最後生命中的唯一希望,形成我想要贏錢為避開賭具變化,所產生的“輸錢陷阱”的心不死,也傷透了腦筋,一定要尋求出解決一輸到底的最“衰運”輸大錢的方法,以不輸錢就可以贏錢的確定性,只是在於自己的一意念之間,如果我能控制自己的意念正確,哪,我就一定可以贏錢,我的心是這樣子想。

我也是相信自己的能力。

所以,我對尋找可以贏錢的方法已經是不遺餘力。

我以前試過用三百、三百、五百、一千、二千為限的五鋪注碼,這樣子賭很多時候贏不到錢,更有可能一連輸你三鋪,已經輸掉了你一千一百元,隨著輸了錢,當然會一千、二千的加上去,等到輸掉四千一百元,一個人必定會在考慮四千元賭不賭下去。而且我可以肯定地說,任何人都不捨得輸去的那四千一百元,完全把預先想好,二千元為限的計畫忘記掉。

人的大腦是受不了輸錢的刺激,身體內的荷爾蒙一定飆升,情緒一定躁起來,人的勇氣也都飆上來,心也狠了起來。所以大腦一定會指使人,狠狠地把自己身上的另外四千元押下去,假如你的身上預備的只有一萬元賭本,這四千元,將是這天你賭錢的輸贏關鍵時刻,這是第六鋪的注碼,要麼是你今天贏錢,要麼就輸錢。

這樣子賭,我又是贏了多天的錢,一、二天之間給輸個清光。過後回頭一想,輸的四千元根本不是一回事,任何一天都可以贏回來,就算你當天到第二個賭場,你也有很大的機會贏回來,何必要急於一時?

我再試三百、三百、五百、一千為限,賭到第四注就收手,可以贏錢的話,賭到三四鋪已經夠,輸錢的話六七注都會輸。

可是,我連輸了四注的二千一百元,我的信心就開始動搖,二千二百元應不應該下注產生了猶豫,在跟隨的一張枱,我就沒有了膽量下注,看著它開了出來,我喪失了一次贏回本錢的機會,而心存懊惱,左看右看了一回,最後我另外一張枱還是把二千二百元下了注,可是輸了。

但是,當一個人贏了錢,袋裏的錢一多,信心一來,哪會怕第四注和第五注,一個人就會犯下同樣的錯誤,重蹈覆轍,狠狠地下注,又一次的把身上的錢,輸得一乾二淨。

只是,我遇到輸錢的陷阱,很多時候沒有想過要逃避,因為,我堅持一個原則,在尋求任何時候都可以錢的方法,這才叫賭錢,這也是我一直求賭的原因。

更加是一種向困難挑戰的決心。

如果以為一輸就要懂得逃避,哪!一次可以逃避,第二次呢?第三次又如何?第四次、第五次…?再是如何的逃避?這樣子的賭法,你終有一次是令你逃避不了輸錢陷阱而輸大錢,因為賭具的變化會令你避無可避。

我的堅持賭博,目的是想贏錢,一定找出一定贏錢的方法,再其次是找一定輸錢的原因。

但有贏錢的機會,就應該有一定贏錢的方法。

我還有一個信念,像空中飛人、高空走索、火箭上太空…等的這些高難度,都不是一個“普通人”所能做到的事,但馬戲團的人和科學家做到,哪我為甚麼不能在賭具的變化中贏錢?

最後我想到了贏就乘勝狙擊,輸即戒急防躁的方法。

這是前人所留下的智慧。也是有敎人賭要贏錢的必需條件之一

但是,我亦知道“贏就乘勝追擊,輸即戒急防躁”這種賭博方法,講就容易,做起來應該很難,也都應該沒有人可以做得到,有人做到的話,他就已經贏錢。

原因很簡單,有誰能够掌握得到贏錢的時候下一鋪不輸錢;又有誰知道贏錢的時候下一鋪沒有機會贏錢。

也就是說,人根本難以尋求到贏時應該怎麼樣追擊;輸的時候,在甚麼情形下戒急防躁。因為人沒有預知的能力,你根本就沒有辦法掌握和控制輸贏的結果。如果有人能够預知,他的贏錢已經是可以輕而易舉,也根本不需要要去賭“贏就乘勝追擊,輸即戒急防躁”的這種方法。

我明知道難,但在沒有其他可賭的方法下,我只得去研究和嘗試。

但我是相信,一個人能夠做到“輸即戒急防躁”一定不會輸大錢,也不會輸身家,更是不可能輸掉他的生命

不輸錢,就在其中尋找贏錢的機會,這應該是可以一試的。

我在沒有其他可以贏錢的方法中,我只有去試著尋求“贏就乘勝追擊,輸則戒急防躁”或者能够贏錢的可能性。

我清楚,這就必須要控制自己的心理和情緒,因為急躁一定從人的心理和情緒而來。

應該在任何的惡劣情形下都不要發脾氣,讓自己寧靜下來,耐心的去賭。

等著贏錢的機會到來,跟隨“乘贏錢而追擊”。

我在想,如果要避開賭具的追殺使到我連連的輸錢,那就必定在賭的過程中有所停頓,目的是令自己冷靜下來。想到了輸一鋪就停下來思考,輸兩鋪的時候,更加要停下來看清楚賭具的變化,再決定下注。

而且,我必須要做到,進去每一個賭場都要贏錢,不管是三百元或者是一百元,感覺好賭的就賭多幾鋪,不好賭的就馬上離開。每一個賭場都要贏錢,是為了維持自己對賭錢的信心,不使自己因為輸錢而思想混亂,產生猶豫不決的思緒。

所以,我再次拿著一萬元,過大海去澳門,還是想在賭中走出一條路,這是因為我年老沒工作,沒金錢來源,而對晚年追求有美好的生活所形成

第一天,我一進賭場小心翼翼,十分之謹慎,盡量不胡亂下注。我用一輸錢見不對路就停頓的方法贏了六千六百元,六千元換了人民幣,給了小嫻三千元人民幣。

第二天。我贏了八千元,我又一次的認為找到了贏錢之路,滿心歡喜自己的改變成功在望還想到了一個人的感覺,比去“捉路”來得更加實際感覺來自一個人的經驗,而“捉路”在於賭具的變化,賭具的不斷變化,令一個人的思想混亂。當賭具追殺來臨的時候,一個人的感覺會愈來愈明顯,只要敢下注於自己的感覺,或者可以贏回輸掉的錢。

而且我對賭具不停的變化看得很清楚,也知道很難賭,但是我還可以在其中贏錢,這就更加令我產生了對賭錢的信心。

當天我同樣的用六千元換了人民幣,給了小嫻四千元人民幣。

可是第三天,我又是輸大錢。這是因為自己一連輸幾鋪就會害怕輸錢,有一種杯弓蛇影,一見草繩就怕蛇咬,而影響心理產生了壓力令意念上犯了很多的錯誤。

也令我的“輸即戒急防躁,贏就乘勝追擊”難以做到。

正確來說,贏錢的時候任何事你都可以做到,但輸錢的時候,任何事你都難以做到,因為人的思想一定是亂了套,兵敗如山倒,你用任何方法都難以改變。

我先到新濠天地贏了三百元離開。

我到銀河一進去贏了三百元,再去第二組的枱賭,第一注輸三百,第二注輸五百,一輸兩鋪就八百元,我當然停下來到處看看,再下第三注的五百,這是試著“賭路”有沒有得賭,也輸掉,這就三注一共輸掉一千三百元,第四鋪我就必定要下注一千五百才能歸本反贏二百,但我的下注也是輸了。

我停下來看了一會,感覺到可以賭,第五鋪我下注三千,贏了。

以我賭錢的方式,贏二百應該走了,因為我連輸五鋪的場是不適合賭錢,肯定是跟我的思想和意念相違,存在著很大的輸錢風險。而且銀河在星期天五百元起賭的枱增多,以我一萬二千的賭本,根本很難承受到五百、一千、二千、四千…五六注“賭纜”的壓力,如果自己是清醒的活,贏了二百元是一定要離開的。但我認知上的一時錯誤以為有得賭,再下注五百元,輸了當時還有點清醒,輸掉三百元就出去吃飯。

飯畢,我走去威尼斯的第三組枱,看見“路”很好賭,我下了一注三百元,輸了。我不經腦子的再下注七百,輸了。再看隔離的有二張很好賭的枱:

大小小小大大大大小小小大大大

全黐的枱,以我的慣性,一定是兩張枱都注,希望其中有一張枱可以贏錢。我把一千元下注在其中一張枱,輸掉,輸的是單跳開了個“”,發現了突變的情形刺激到我的神經,影響到我的心理,我一下子就停頓了下來,不敢把二千元下注於另一張枱,可是第二張枱開了個“”黐,是可以令我贏錢的枱。

我的心一下子亂了套,自己也清楚是本錢不夠怕輸錢所形成的心理壓力,產生了猶豫,連“賭纜”第四注的膽量都沒有的結果。

沒有辦法只得自己重新調整心情,停下來觀看了一會,輸掉的錢總是想贏回來,也認為有得賭,再看剛才輸一千元的枱,它只一單跳而已,它跟後的也都是全黐的,我剛好插進了它單跳的一鋪,這也是賭具的一種突變情況,也是我經常見到的。

以“運氣”來說,我是走進了“衰運”,問題我是不相信“運氣”的,只是我的心理壓力一直在增生。知道賭具是在突變的情況,好像有得賭,看好了再押下二千元,也是輸了。

如果我不是輸掉幾千元,我是會停下來多看一會,但是一個人輸掉四千元後,思想必定混亂,而且更急於本錢贏回

我早已經把“輸即戒急防躁”忘記。

也跟本不知道怎麼樣去“輸即戒急防躁”。

我再下注二千元,希望用二注二千元贏回輸了的四千元,也輸了,輸掉了六千元,我知道自己的意識亂了,沒了方寸,所以馬上離開威尼斯人的第三組枱,走到門口位的第四組枱,下注三百贏了,再下注三百輸了,我已經輸狠了,下注一千贏了,雖然我這一鋪是贏了,可是我還是灰頭土臉地輸了五千元離開了威尼斯人娛樂場。

我身上剩下七千元,轉身去金沙賭場,我下注三百,輸了,如果以我第一天和第二天的賭錢方式,輸了一鋪馬上要停下來看看,為的是“輸即戒急防躁”,想一想再決定下注。這是我要求自己是為了逃避賭具的追殺,如果贏的話,可以跟隨下注第二鋪。可是我在威尼斯人輸了六千元,這就影響到我在金沙賭錢的程式,心急於想贏回少量的錢,所以我毫不思考的再下注七百,也輸了,狠下心,根本就已經忘記了“輸即戒急防躁”這句話,再下注一千元更輸了,一輸錢又是二千,我思想的混亂可想而知。

無可奈何再走去銀河的第二組枱,想著一千一千的二鋪把輸了的錢贏了回來。但是在威尼斯人輸錢的陰影沒有辦法消除,怕輸的心理令我只得停下來看著,而不敢下注賭錢,這就喪失了幾次贏錢的機會,看了一回,還是決定到麥當勞吃點東西再說。

在麥當勞吃了點東西稍作歇息,再回到金沙的第二組枱,看見“賭路”很有規律,我毫不猶豫的下注三百元,輸了,又是一鋪全黐的一單跳,我再次跌進了賭具突變的陷阱,但希望第二張枱沒有這種情形,我狠下注七百元,也輸了,我毫不猶豫地再在第三枱下注一千,也輸了,我的思緒亂了,我輸怕了,我又停下來不敢賭了。

假如我不是輸亂了陣腳,我下注二千又是贏了,這又是本錢少怕輸錢而產生猶豫的心理令我亂了套,沒有了思維,真的不知道應該怎樣賭,我一下注就輸,不下注的贏,完全是與我的意念相違,知道已經不適宜自己賭了,所以我又離開了金沙,想外出一會重新調整自己的心情,往另外一間賭場再賭。

過後我想著,如果是一個正真的賭徒,輸了兩次幾千元的錢,意與願違,情緒和心理都是混亂和脆弱,已經不利於賭錢,當天是應該休息不賭了,而賭了三天的錢,算下來還有贏幾千元。再是,賭是長年累月的事,何須急於一時。

可是我金錢見絀,求錢心切,輸錢心有不甘,而且輸了幾千元,我的賭本就少了,為了儲存明天的賭本,就必須要贏回來輸掉的錢,這就變成了為錢而求賭,也是賭博的大忌。

我到星際娛樂場,先輸,後很辛苦才可以贏到三百元就馬上離開。

到了美高梅 很容易就贏了五百元也離開了。

巡到永利也贏了三百元離去。

經過舊葡京,很辛苦贏了三百元,再去新葡京的門口處的枱,第一注贏了三百,再下三百的輸了,第三注的三百也輸了。我轉上了二樓,以我的慣性是下注黐的,但我一時的意念轉變,“捉賭路”的買單跳,輸了,再下注五百元單跳,也輸了。應該贏的變成了輸錢,心情一下子轉壞,哪,就順勢賭一鋪黐的吧!但是我用一千元下注黐的也輸了。

我已經忘記了自己輸一鋪就停下來,觀看和思考下一鋪的賭法,又回復了賭纜連連下注的不好習慣,這是因為人輸錢而引起的急躁,形成很容易掉進賭具變化的陷阱,累到自己一輸就是幾鋪的輸大錢。除非你有八注或者十注的本錢,否則絕難以連連下注的能力。所以每一個賭錢的人,一輸就會亂了思想,心情緊張、性格急躁,再是意念上沒有了主張,更是猶豫不決,這是沒有辦法改變的人性。

我再查看一下自的錢包裏的錢,剩下的只有四千多元,知道自己已經沒有回頭路了,只有硬著頭皮的再拿出二千元下注,也是輸了,完全是我下注的就輸,沒有下注的就贏,真的像是有“鬼”在推動要我輸錢但這也都是我第四注的時候,假如我有七八注本錢的話,結果就會不一樣,由輸錢變成贏錢。

最後剩下的二千多元,我只有想到用過關的方法,過它三關或四關才能贏回來輸掉的錢,我把二千元下注,贏了,這是我的第五鋪,如果我身上有錢的話,這一鋪我應該下注四千元,中的話就可以有連贏帶本的八千,這是“賭纜”的方式。可是今時我沒有這個本錢,所以失去了贏錢的機會,我如今只得推出四千元再過一關,結果是輸了,連二關都沒有機會過,這就是沒有足夠本錢的輸錢結果。

當日的輸錢,最大的原因是我的賭本後繼乏力,所引起的心理壓力而輸錢,連下第五注四千元的膽量也都沒有了,把有贏錢的機會完全浪費掉,而令我輸掉身上所有的錢。

也就是說,人在輸錢的時候是很難做到“輸即戒急防躁、贏就乘勝追擊”。

口頭上說說可以。

賭場的限額這是針對這兩方面,一是機會率,二是給人心理壓力,這兩點都是賭輸贏的關鍵。

輸了一萬二千元,總是有忿忿之心,再到銀行的櫃員機,拿出自己戶口裏僅存的五千元,走去新葡京地下層的枱再賭,希望從頭開始,能夠贏回多少就多少到第一張枱,我下注三百,想不到在新葡京原本三百元枱的,到了星期天,全部都是一千元以上的枱。

以我五千元的本錢,去賭五百元的枱是不適宜的,除非我有不怕輸五百、五百、一千、二千的四注盲目信心和膽量,否則是絕對難以賭的。但是,一個輸了錢的人,思想已經有些麻痺了,心也實了,不在乎五百和一千,希望把錢贏回來才是真實。

我在最好“賭路”的枱,下注五百元也輸了,又是一個賭具的突變令我輸錢,再五百又輸了,一千輸了,二千更輸了,一連四鋪我就輸掉四千元,我頭也不回坐車到碼頭,上船回香港去了。

在船上,我想著,不管是一個人的“運氣”,還是賭具的變化,這些都是不重要了,一個喜歡賭博的人他是一定要輸錢的。一個人走去研究賭,也注定他的一生要輸錢,因為不管你用甚麼方法求賭錢,都存在著輸大錢的機會。

再說,“輸即戒急防躁,贏就乘勝追擊”的賭博方法也是不行的,隨時你押下去就輸,你不押下去就贏的情形發生。

賭博想贏錢真的很難,你以為解決了一個問題而求賭,可是你還是會輸在同一問題上!這是因為你的心,一直被賭具的變化所牽動。這才是賭錢的難,輸在自己的被動,對賭具變化的未知,也是賭錢一定輸的原因所在。

所以賭錢真的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每一注的輸贏,任何一點點的差錯,都影響到下一注的策略和決定,所以每一點的輕率都是輸錢的開始。

一點心理上和意念上的錯誤都不可以犯,一天要作出一百幾十的決定,一個錯誤的決定都足以令你輸大錢。

尤其是在賭博中,每二分鐘就須要一個嚴重性的決定,而每一個決定都影響著你當天輸贏的不同結果。所以,在這種倉促而粗略思考,又在猶豫不決情形下的一個決定,其不犯錯誤的機會率是等於零。

賭錢是心愈害怕愈輸錢,這是因為你的猶豫不決,影響到你發生了錯誤的決定而輸錢,尤其是在關鍵的時刻。

雖然我這次又輸了一次大錢,但是心情特別的平靜,賭錢真的很難,因為賭具的不斷變化,產生了很多的風險,形成陷阱時刻的存在。以人的心理和精神狀態,還有賭場的環境令一個人產生不一樣的意念,在各種因素的變化下,不可能不犯丁點兒錯誤。

而且,人是沒有辦法永遠保持著警惕性的。一輸錢,每個人自然想急於贏回輸掉的錢,這也是人的復仇心態,也有好勝心,更加是鬥爭的心態。無明火也飆升,這是人性表現,躁得快不快,這就是人身體內多巴胺增生之過。因此輸錢的時候要做到“輸即戒急防躁”,真的是比較困難,因為這是一種違反人性行為,我之所以一次又次地忘記“輸即戒急防躁”而輸錢,這也只不過是我在不知不覺中,由潛意識中恢復了原本人性而已。

一個人在賭錢的時候產生急躁,大部分的原因是輸錢而起,而且,他當時已經進入了賭具的變化,跟自己的思想和意念相對的逆境之中,買甚麼輸甚麼的時候,很容易引起一個人急躁和衝動,思想和意念也必然混亂,在下注的決定上犯錯誤,而輸很多的錢。也會因急躁不顧一切後果,把自己的錢狠狠地下注,成為了孤注一擲,或者借貴利押物業的求賭,令自己輸更多的錢,甚至掉身家和生命。

事實上,人的心情一躁,顯然是人的原始本能第六感,已經在告訴自己是危險情境之中,但人對賭具的變化總是不會逃避,而是大怒跟它死鬥,主要是賭具並不是老虎和獅子,如果遇到的是老虎和獅子,人就一定逃跑離開。但賭博面對的只不過是啤牌和骰子,結果是我跟賭具的變化愈鬥愈輸大錢,因為賭具的變化比老虎和獅子更加厲害,老虎獅子有我眼見和思想上鬥爭的目標,但賭具的變化完全令人難以捉摸。

而且,人都是有好勝心和不服輸的求賭之心,這是絕對不會錯的。人在贏錢的時候會產生好勝心,好像自己有把握贏錢。人在輸錢的時候就會出現不服輸的求賭之心,想把輸掉的錢贏回來。這就是人在賭博上必定輸的最要原因,很容易讓賭錢者掉進輸錢的陷阱裏。

我可以說,所有賭博輸大錢的人都是輸在這兩種原因之下。這是賭具的不斷地變化而引起輸贏的改變。贏錢的時候產生好勝心而賭,在輸錢的時候出現掙扎不服輸之心而求賭,這兩種心理的交替變化,而令賭錢的人可以在賭場日夜不休不眠的拼命在賭博中掙扎

這兩種心理狀態可以在兩個人的中國象棋博弈中表現出來,也可以在四做人打麻將中表現出來,很多時候可以為很少的金錢,而日夜四十八小時不停的搏鬥著。

而且,人的心理很容易受到賭具沒有理由的變化而激怒,在烈強的刺激下,人身體內的多巴胺一定飆升,人就會不顧一切,也失去了理性死心的去跟賭具的變化搏鬥,賭錢愈輸愈多已經無可避免。

尤其是贏了錢之後,一個人的心情放鬆的時候,他的思想自然會進入了休息狀態。第一天和第二天我做到“輸即戒急防躁”,因為我錢少輸不得,所以時刻在戒備狀態,有著很高的警惕性,些少的風吹草動,也都特別的小心,因此我逃過了幾次的風險但第三天的早上,因我一連贏了二天有一萬四千的錢,袋裏的錢多了起來,心情就安下了,思想的鬆懈失去自我防衛能力,一時的疏忽,輕率的心態又出現,忘記自己曾經立下了的周詳性賭錢方法“輸即戒急防躁”,一輸錢就作出了一個頻頻下注的錯誤決定——“賭路”是從投注中得來,我又一次的犯下同樣的錯誤,又是一次輸大錢的結果。

同樣的道理,對一個人信任的時候,你的心理狀態就會進入休息期,不願意用腦,這個時候一個人是很容易受到他人欺騙的。

所以,朋友是自己人生最大的敵人。這句說話是有道理的。因為我也是朋友害我損失了幾拾萬的錢,是我信任他,但他自私到一點都不負責任之過。

顯然,乘勝狙擊要小心中伏,中輸錢的陷阱;輸即戒急防躁就要小心錯失機會,贏錢變輸錢

路途同歸,綜觀賭錢所有犯的錯誤,實質只有一個,每個賭徒的輸錢,都是同樣進入了這條一輸到底,輸乾淨你身上所有錢的“路”。

我的一張枱一張枱的走,選擇好賭有機會贏錢的枱,這是我個人的想像自以為是的想法,也是很多賭徒自以為是的想法。

可是,賭具是死物,我沒有辦法捉摸到它所產生突然和多方向的變化,還有賭具在迴旋運動中,所產生週期性直線輸錢和贏錢的軌道,我可以有很多天的贏錢,但更可以在一兩天之間輸幹輸淨身上所有的錢。

我以為自己可以揀“好路”的時候,賭上一兩鋪的錢,但一進了賭場就頻密的下注,很快的就把預先想好的忘記。

我以為自己可以贏少少錢就離開賭場,但不管是你每天贏少少錢離開賭場,還是一天贏了很多錢離開賭場。但是,輸錢的時候會有同樣的結果,一天之間可以輸乾淨你身上的金錢。

第一張賭枱你輸點錢可以不賭起來走人,第二張賭枱你又輸點錢也可以不賭起來走人,第三張賭枱你再輸點錢,你的各種不安情緒已經發生,你身體內的荷爾蒙也經開始發生變化,第四張賭枱的輸錢你的怒火已經上大腦,思想也開始混亂,第五張賭枱的輸錢已經令你忍無可忍,理智也不存在,孤注一擲的情形就會出現,最後輸乾淨你身上的錢。

我已經是一位能够做到“忍”的賭徒了,如果在第四張賭枱輸了錢的馬上離開。

可是,賭具的變化,它會引誘人走進賭博的“死亡陷阱”之中,令人忘記輸錢的逆境中馬上要離開的這個預先決定。

你自以為聰明,也自以為有很大的能耐,用選擇性“捉路”賭錢的,同樣的因賭具的不規律和反規律的變化,有時候,它會製造一種很好“賭路”的假像,誤導你的思緒,引導你下注而掉進輸錢的陷阱,令你的思想上產生混亂和猶豫,在毫無信心下輸大錢。

賭錢,是要時刻的提醒自己:“永不衝動!”

尤其是輸錢的時候,或者遇上大圍氣候軌道的時候,更要停頓下來,表現出“忍”的能力

而且,要牢牢地記住,任何賭錢的方式都可以贏錢,任何賭錢的方法都會輸錢。今天你贏錢的“路”,就是你明天輸錢的“路”這是賭具不斷變化的結果。

我以為自己可以贏少少錢就離開賭場,但不管是你每天贏少少錢離開賭場,還是一天贏了很多錢離開賭場。但是,輸錢的時候會有同樣的結果,一天之間可以輸乾淨你身上的金錢。

賭具的變化,它會經常的起風波大浪,一浪接一浪的而來,一個賭徒通常會感覺得到,只是就算你感覺得到,一個賭徒還會一直的賭下去,因為他不知道風浪在甚麼時候過去,直到這個巨浪累你輸光了錢,沒有了本錢再賭,這才令你似死了爸媽的樣子離開賭場。

而且,賭博輸錢的陷阱時刻存在,才令很多賭徒都輸錢。贏錢的機會也都隨時都出現,令賭徒可以贏錢。

賭,令人產生希望,但一個賭徒的“希望”,是要他一生輸很多的錢,除非你不犯這個“急切想贏錢”的賭博上最大錯誤!

人是由自己所見所聞而出現需求思想,也因此產生了“為我利用思維”(外在動機),人的記憶、分析和判斷才會運作起來。所以人一定是見到賭具的變化而作出思考,這是一種被賭具帶動的很被動情形下賭錢,很有一種用手捉雀的感覺,雀飛到哪裏,你就會目視到哪裏,身追到哪裏。這就更顯現出賭錢想贏錢的困難,輸錢是必然的事。

如果到賭場賭錢沒有一個方式可以捕雀,哪就不要用手捉雀了,很難它是會飛的

而且,想贏錢而跟賭具的這種死物鬥,人性是最大的困難。

輸即戒急防躁”會令人喪失贏錢的機會;“贏就乘勝追擊”會使到人掉進輸錢的陷阱。

因為人性難改!

我用盡方法,絞盡腦汁,但是還要輸錢。

所以,賭博也絕對不可以有“我一定可以贏錢”的想法,而“我有機會贏錢”這句話才是真理。

因為這是賭具有規律、不規律和反規律的變化所造成。這就是事物循環性和相對性的結果,平衡機會率使到連贏或者連輸很多鋪的錢是一樣的。

賭,想贏錢,真難!

輸錢,是應該!

上一章: 8. 我想避開連輸七、八鋪錢的心不死

下一章: 10. 心理壓力令我對賭博的信心盡失